简罂Katherine

   

【牛鹿】黑夜无尽(歌曲《竟可这样冻》文案)

1.

【这是我们第一次遇见的店。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看似很认真地啃着鸡腿堡,其实眼睛都在偷瞄你。你不知道我看到你向我走过来的时候,有多紧张和兴奋。】


的士里,鹿晗回过神来,用不太流利的粤语说:“司机麻烦你找个空位停一下车,我去刚才那个KFC那里买一份快餐。”

然后他买完比在大陆略贵的鸡腿堡套餐后,在店门口停下来拍了一张照片。

2.

【这是我们之前最常去的酒店。你说这家酒店环境好,而且去酒店的话就不用麻烦我每次完事之后都要洗床单洗杯子。可是我一次都没有对你说过,我其实很不喜欢酒店的味道和房间。我也没有对你说过,我其实更愿意你在我家,这样家里就能有你的气息,你不在的时候,我还能想着你入睡。】

 

酒店柜台。

“您好,请问你们这儿到机场的摆渡是间隔几个小时一班?”

“请问先生您是几点的飞机?”

“我明天下午四点十五分,国际航站楼。”

“好的,那我给您预约好了。国际航班要提前三小时到机场,我们这儿开到首都机场就十分钟左右,您看您十二点三十分到前台来等候可以吗?”

“好的,谢谢您。”

3.

【今天在大都会博物馆待了一天,明天估计还会再来。这里好看的东西太多了,仔细看的话似乎一个星期,不,一年都不够用的样子。还好纽约的交通都很方便,就算住得有点远也没有关系。不过有一些注释我还是看不太懂,我想,可能你来的话,是不是就能给我讲讲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呢。】

 

鹿晗坐在展馆的长凳上,盯着那座雕塑看了许久。他记得吴亦凡给他看过这个雕塑的照片,但是他忘了具体的典故是什么了。然后眼中那座雕塑的脸突然变成了吴亦凡的脸,高挺的鼻子,有神的眼睛,尖尖的下巴……鹿晗刚想伸手去触碰的时候,展馆中间走过一队前来参观的小学生的队伍,他眨眨眼,雕塑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

4.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你终于来了我家,一个晚上要了我三回,好像怎么都不够似的。在梦里你没有在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回家,而是煮好了早餐温柔地叫我起床。可能来到了你的家乡就跟你有了一些灵魂上的联系吧?呵呵说出来也挺匪夷所思的。不过我也说不清昨晚那个梦,到底是个好梦,还是个噩梦了。】

 

鹿晗一进房间门就躺倒在床上,今天一路走一路拍耗费了太多精力。可是他开始有点后悔为什么这么早订了去下一个地点的航班。他很喜欢这座城市,让人感觉很舒服。不过就是现在正值冬天,无论怎么运动都还是觉得有些冷。

但是总比每一个约会后第二天的早晨,要暖和一些。他总是想早起赶在吴亦凡出门回家前再看看他,但是每一回吴亦凡都像是故意似的,把自己做得精疲力尽,他却像是没事人一样地依旧能够按时作息。

鹿晗睁开眼睛,把背包摘下来,脱了鞋,然后把自己用被子裹成一团。

这样就没那么冷了。

5.

【solo una notte e mai fosse L'alba.你当时看着眼睛对我说这句话,告诉我这句话是希望第二天的太阳永远不要升起的意思。但是后来我才知道,这句话真正的意思是:只有黑夜,没有黎明。】

【背面是我拍的极光,好看吧。这里的冬天其实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冷,但是漫长的黑夜却让人多少感到有些绝望。】

【现在是二月份,国内已经在过春节了吧。不知不觉已经来这里快两个月了。这里的物价很贵,典型的国贫民富,如果不是朋友在这里,我能够住他家,估计在这里待两三天我就要破产了。今天打开了许久不开的国内手机,看到了来自你的未接电话,只有几个。我也不知道该庆祝还是该难过。几个月不见了,感觉这一次终于有勇气问出这句话,你最近还好吗?】

【极夜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在这里似乎整个人都会变得平静而无畏。感觉回去之后什么都不怕了。】

 

“Lu!快起来!今天是庆祝夏天到来的日子!你起床换好衣服跟我去同大家一起庆祝!”

“好,你稍微等我一下。”

应了门外的朋友一声,鹿晗裹着被子走下床,拉开窗帘。

外面天已经亮了,街道上的人们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手里都拿着一些折叠椅或者吃的,或者用来烧烤的佐料和工具,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像是被感染了一般,鹿晗也轻轻笑了起来。

黑夜终于要过去了。

6.

吴亦凡在这一年以来一直不定期地收到不同地方寄过来的明信片。

没有署名,但他知道是谁寄的。

距离上一次见到鹿晗已经大半年,直到昨天他开车回家路过之前的公司,看到了站在路边不知道望着什么出神的鹿晗。他本想停下车去打声招呼,但最后还是径直开回了家。

“亲爱的你回来啦?!”甜美的女声从屋里传出来。

“嗯,宝贝你煮了什么好吃的,这么香~”

“你进来厨房就知道了啊~对了亲爱的你看看邮箱里有没有送来的报纸或者杂志,能不能帮我拿进来一下?”

“好的宝贝。”

吴亦凡拿出钥匙打开邮箱的小门。又是一张明信片。邮戳是本市的。

【每当我独自看人影憧憧,为何我常渴望泪如泉涌。纵使初日曈昽,抬头朗朗晴空。谁知我心中这样冻。】

他想起刚才在路上看到鹿晗的时候,他的眼神空洞,像无法聚焦已经坏掉的相机,再也看不到任何他想看到的东西那般绝望。

然后他摇摇头,转身走进了屋子里。

7.

【香港,北京,纽约,温哥华,冰岛。这是我这一年来走过的地方。有你说要带我去的,有你说你很向往的,有你说你很留恋的,也有你说你很思念的。我在想,是不是我到过了这些地方,就会像那些城市一样,变成你向往的,你留恋的,你思念的,你想要在一起的存在了呢。】

【我从冰岛回去的时候,曾经真的以为,我会什么都不怕了。因为我在黑夜最长,冬天最冷的其中一个国度待了那么久,也应该不会再有让我更会感到绝望的事情了。而且你之前总说你要带我来这里,我就想象着身边要是有你在的话,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我没有想到,原来我花费了那么多心思想要忘记,想要证明的事情,在看到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全部土崩瓦解。那天我躲在超市货架的后面,听着你跟她讨论以后生了孩子需要买些什么,我想,也许你再也不会找我了。我是该庆幸的。】

 

“Lu,又在写信了吗?你总是写这么多信,可是为什么都没有回信寄过来?”

因为我从来没有寄出去啊。

鹿晗没有说话,笑了笑。

“我们明天要在冬天来临之前最后一次去一趟北极圈,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好啊~需要带些什么必备物品吗?”

“哦,是这样的……我写了一张单子,你看看,等一下我朋友要来,我们就一起讨……”

鹿晗笑着走向兴高采烈地说着话的朋友。

 

你看,黑夜和寒冷又要来了呢。


歌曲试听地址:《竟可这样冻》http://5sing.kugou.com/fc/14472365.html  (原曲:《电灯胆》by 邓丽欣)

作词:啊米 @啊米Sanny 

演唱:河豚 @_河豚Elaine_

海报:春春 @十示二先生

后期:啊雪 @real___糖雪球 

文案:简罂 @简矮冷Katharina





评论
热度(4)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