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去年今日·去往费城和纽约的旅行的第三天

去年今日·The third day of my travel to Philadelphia and New York City

现在已经是8月13日一点半,关注天津爆炸事件一直看到现在才动笔。心情很沉重。先为天津祈福。希望伤亡能够降到最低。


11号晚上一夜无梦,我们仨早上六七点就醒了。我记得应该是In把我叫醒的。

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的灯还没有开,大部分驴友都还在睡梦中,只有小部分像我们一样早起的人。所以我们小心翼翼地不敢发出一点大的声音,但是似乎还是吵醒了一些浅眠的驴友,隐约中我还是听到了几声不耐烦的“啧”声。


等早上出门已经是八点多。空气中还留有一丝夜晚的凉意,因为是阴天,太阳没有出来,整个城市也依旧像是刚睡醒带着点起床气的样子。

之前看攻略的时候就有看到很多人对费城的评价——一个最适合徒步的城市。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确实如此。

像上一篇游记中所提到的,费城主城区是由几十条纵向街道和几条大的横向主干道构成的。而且大多数景点以及具有费城地方特色的街都集中在这个区域。所以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游览景点并且领略当地特色文化和风土人情的话,徒步其实是最佳选择。

由于今天我们要去的景点有费城艺术博物馆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独立宫Independence Hall,自由钟The Liberty Bell Center,本杰明富兰克林大道Benjamin Franklin Parkway和费尔芒特公园Fairmount Park,刚好这几个景点都可以一路走一路观赏, 所以我们也选择了徒步。

接下来就是上图时间了~~





以上图片摄于The Liberty Bell Center。说实话看到第二张图的时候,心情也是挺无奈的……(叹气脸)

下面是费城的街景。









 看前面两个人潇洒的背影~




不同角度的费城市政厅。建筑顶部是费城之父William Penn的铜像。

继续上街景。接下来的照片摄于本杰明富兰克林大道。









最后放一张我跟In在走回LOVE PARK博爱公园的时候发的自拍哈哈~


本杰明富兰克林大道是一条从市政厅一直延伸到城市西北角费尔芒特公园的大道。某种意义上就是以对角线的形状分割了整个城区。

下面上一张从远处俯视而下的图,让大家看得更加清楚一点。


远处最中间那个只有小小一点的,就是市政厅上面的铜像。

值得一提的是,Benjamin Franklin Parkway的前半段,大道的两旁矗立着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国旗,很壮观也非常美。我们几个一路走一路对着国家名字念,碰到喜欢的国家就特别兴奋,碰到不认识的国家就转动大脑猜。但是很遗憾的是我并没有拍下来。

而且整条大道基本上布满了费城大多数博物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都有。我们途中进入了一两个自然博物馆,不过因为时间关系就没有在里面待太久,而是继续赶路。

接下来的照片摄于富兰克林学会The Franklin Institute。




就这么一直沿着大道走,在我们以为会找不到费城艺术博物馆的时候,路的尽头终于出现了一幢宏伟的建筑。我们到了。





费城艺术博物馆的规模之大和展品之多,可以算是去费城最不可错过的一个博物馆。在这里借助百度旅游攻略给大家科普一下:费城艺术博物馆号称全美第三大套术馆。这是一幢古希腊神庙式建筑内收藏艺术品达30多万件之多,其中以法国印象派作品最著名,是全美收藏最多的地方。馆内有20个展室,展出各种艺术晶,其中包括著名油画家凡高的《向日葵》、雷诺阿的《沐浴者》、毕加索的《三个音乐师》。博物馆内收藏的美国家具、雕刻、手工艺品也较多。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有一些博物馆是需要在入馆前把背包和大衣寄存到物品存放处的。所以大家记得提前把贵重物品拿在身上放好,免得到时候拿东西翻东西麻烦。

下面就主要放一些博物馆里我觉得很有欣赏价值的展品,拍得不好大家随意看~



当时博物馆恰好正在做一个主题展,是讲述了设计师建造如今的费城艺术博物馆的过程,经过,一些典故,并展出了按照比例制成的立体效果图。







下面继续放展品。 


















二楼窗外。


等到我们参观完博物馆,时针已经走到了下午两点多。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雨。依稀记得那一次我们三个都没带伞。因为在美国,无论是多大的太阳,大部分人都没有打伞的习惯,而我们又没有预估到下雨的情况。

从后门走出博物馆,后面就是费尔芒特公园。因为当时并不知道订的旅舍到底有多远。于是我们三个像无头苍蝇一样,料想着,或许走着走着路边就会有餐馆出现让我们解决午饭,再走着走着就能看到我们的旅舍了。

结果谁能料到雨越下越大,我们离市区越来越远,不仅一家餐厅都没有看见,而且我们还走上了疑似高速公路和铁路桥的一座桥。慢慢地一栋房子也看不见了,身边都是路过的大卡车,森林,一大片草地,水流湍急的河,等等。

于是我们往回走到一个像是贫民居住区的地方,在那里找了一家环境还过得去的快餐店,坐下来解决午饭,并且利用Wi-Fi再次确定路线。

还好大美帝好就好在这里,只要有商店的地方,基本都有Wi-Fi。

于是在吃午饭的时间里,弟弟用谷歌地图查好了路线,调了离线模式,确定了要先坐公车到哪个站,再往哪里走,便离开了餐厅。

雨一直在下,天气完全没有要好起来的迹象。我们之中外套有帽子的都把帽子带了起来,迈着沉重的脚步和夹杂着恐惧和焦虑的心情走在雨里寻找公交站。

还好过了不久,我们便发现了我们要做的路线的车站,公车也来得很及时。一路上弟弟盯着手机看地图,偶尔走神看一下风景还要被我督促,一直问他到了没有到了没有。

但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错过了本来要下车的站。而比较悲催的是,站与站之间相隔的距离也比较远,所以我们只能选择坐到终点站,再坐回来。但是事实证明,悲催的事情往往不止一件——公车一直开一直开,开了将近半个小时都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直到开了将近五十分钟之后,时针指向五点多将近六点天已经开始黑下来的时候,公车在一个很明显是城郊贫民区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们走到车头询问司机,她告诉我们这就是终点站了。然后不是很耐烦地告诉我们拿着刚才上车的票去前面那辆车,告诉那辆公车的司机我们是从这辆车上下来的,就不需要再给车票了。接着我们就听到了另外一辆公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呢,于是我们赶紧道了谢就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了那辆返程的公车。司机看我们从另一辆公车跑过来,也没让我们解释什么就直接让我们去后面坐了。

坐在公车上,我看着窗外,一边默默祈祷天不要那么快黑,雨不要下那么大,一边注意弟弟有没有看手机。

还好,这一次,我们没有再坐过站了。而且,弟弟的方向感和谷歌地图是真的派上了用场。

下车后我们还需要沿着森林里的高速路和山路行走大概两公里。在这么一个下着绵绵不绝的雨的傍晚,我们三个迎着风踩着泥泞上山。路上除了我们三个就没有别的行人,偶尔会有一些小车经过。在我们经过一座桥,走向另一片森林的时候,那座桥上用红色的颜料模仿血迹写着“past tiny dead”三个单词。桥下是一条更大水流更湍急的运河,河水声伴着雨声哗哗哗地不绝于耳。

我们三个当时其实都很害怕,毕竟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是没有人敢完全卸下气来,也没有人敢明说自己有多恐惧,都是绷着张脸,不管脚下的是泥还是路还是水洼,硬着头皮冒着雨前进。其中弟弟真的很勇敢,一马当先走在前头,拿着手机默默地给我们两个女生带路。

等到终于走到有人烟的地方是,我们都很惊喜。我现在还记得那个场景。

那是走了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一块大的平地,左边貌似是一个带有农场的民宿,里面圈着马,牛和羊。右边在往里走一点就到了我们的旅舍:Hostelling International - Chamounix Mansion。

到达的时候已经七点多。前台接待我们的是一位慈祥的老奶奶,挺平易近人的。登记完就给我们拿了床单枕头各种,告诉我们房间在哪里,地下室里有什么。我们上到房间,发现是阁楼式的。而且看得出来整栋建筑很古老,很旧。但是还好环境还不错,没有想象中的糟。

弟弟随身带了点吃的,我跟In没有,所以洗了澡之后我俩便去楼下询问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留弟弟一个人在楼上“独守空房”。

我们跑到前台,先问老奶奶明天早上这里什么时候开门(因为旅舍在森林深处所以晚上需要严关大门不接待客人),我们订了很早的巴士要赶到市区去坐车。她回答说七点后门会开。但我们的车是早上八点多的,要是从这里搭公车到市区,再走到30街车站,怎么说都要一个半至两个小时。所以我又问老奶奶可不可以六点半给我们开后门,她思考了一下,跟我们说,六点半她会醒来,到时候我们可以叫她开门。

确定好时间之后,我们又问老奶奶有没有吃的东西,她告诉我们地下室有厨房我们可以自己煮。但是我们并没有任何原料,所以我们又厚着脸皮问她能不能给我们一点吃的,老奶奶想了想,一开始有点为难,后来拿出两包泡面给我们说可以免费拿去。我们两个像是如获至宝一样拿着泡面跑到地下室。结果在地下室发现了不少惊喜!

首先地下室的灯光比上面的任何一个楼层的灯光都要明亮,其次设施非常完善和现代,餐具厨具洗具电器一应俱全。而且更让我惊喜的是,地下室的休息区里,有一部钢琴!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弹过琴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部琴除了延音踏板有一点松以外,并没有别的故障或音差!

于是,In和我就在地下室度过了一边吃一边弹琴一边说八卦的晚饭时光。到了晚上十点十一点左右,我们就回到客房去休息了。

又折腾了一天,大家都很累了,很快就睡着了。但是往往这个时候又是我脑洞大开的时间,我又开始想,现在外面在打雷闪电,会不会把楼打穿啊?森林里会不会有什么野生动物晚上破门而入啊?会不会凌晨突然间地震楼塌了啊?等等……然后想着想着我也睡着了。

直到刚才我在回忆我们那天晚上住的旅舍的时候,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才知道,这间位于费尔芒特公园的森林深处,名叫Hostelling International-Chamounix Mansion的青年旅舍,是费城历史上第一间开门迎客的hostel(1964年)。而这栋老房子则渊源更久,建造于1802年,叫它博物馆都不为过。(via:《费城青旅:森林深处的老宅Chamounix Mansion》http://blog.sina.com.cn/s/blog_9171c39a0102vy6r.html,有兴趣的亲可以点这个网址进去看看,介绍得很全面。)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一觉醒来,我们就要踏上去纽约的路。New York City!Big City!睡前我还在祈祷,希望从明天开始就不要再这么折腾了。





评论(2)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