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整蛊室友之这一次我是认真的

1.

生活中的日常,每天都是一样的。

Joe还是那个习惯睡得少但是精力依旧旺盛的人,而Caspar,也依然是那个习惯整日游荡到不同地方夜不归宿但是会在twitter上发“I have been without Joe for + 时间状语”的人。

所以,今天也是如往常一样。

Joe凌晨三点睡下,早晨七点就醒了。Caspar说要拍一个视频所以前天就跑到了Harries双胞胎家,昨晚给Joe发信息说今天下午才回来。

不过今天也是有一点特别的。

Joe叼着片吐司,手里拿着杯牛奶慢悠悠地踱到挂历前。这个挂历是几个月前跟Caspar一起出去扫货的时候买的。Joe记得当时Caspar死命拽着自己的手在日历上面画了个记号,说他们一起住的第一个周年纪念日一定要叫齐朋友来办一个party,说着还做了一个信誓旦旦的表情,那架势让Joe都怀疑Caspar是不是准备要搞一个英国区的Youtuber大会了。

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估计Caspar是忘了这件事了吧。

按理来说以他的性格应该不会忘记才对,但是不知怎么的,总觉得Caspar最近怪怪的。

不过也没关系,谁叫自己已经养成了只要跟他有关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习惯呢。哎,在视频底下留言说自己对Caspar是真爱的粉丝们你们说的都是事实啊,只是现在自己要当面承认的话还有点困难……

Joe任命地想着,抓起钱包钥匙就开门走出了房子。

话说今天要买点什么好?把关系好的Youtuber叫上的话没有20个至少也有10个吧。东西都要买几人份呢?要不要考虑把这个作为录视频的素材呢?

2.

Finn看见Caspar忙前忙后的样子只想笑。他以前总是笑Joe每一次整Caspar的时候都像是在整自己那样大动干戈还吃力不讨好,可是自打Caspar这次来他们家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决定找个时间要去跟Joe道个歉。

这两个人做的事情简直异曲同工嘛。不就是整个人而已,Joe可以熬通宵打1000多个气球,Caspar就可以专门去订做一堆橡胶然后在自己身上撕了又贴贴了再撕,只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弄这个,不知道应该贴哪里……

“啊!!!!!!”

也不知道这是今天第几次听见Caspar因为贴错地方尖叫了,哥俩很默契地抬起头望向对方。

Finn小声地问Jack:“你说今天下午他就要回去见Joe了该怎么办,我觉得按照他这个速度要到明年才能贴得完……”

只见Jack一字一句地对坐在沙发上的Finn做了个口型:“Let,it,go!”说完又埋头对着电脑整理他的照片去了。

Finn想了想,觉得也是。反正他俩就是因为都这么爱折腾,才会互相喜欢着对方吧。

这么想着,他又躺回沙发上闭目养神。

只是当事人好像还都不知道他们是相互喜欢的,这该怎么办啊?

3.

Jack站在客房门口,看见镜子里面Caspar那张肿了不止两倍的脸只想笑,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Joe的电话,你接还是我接?”

“当然是你接!你忘了我给你俩说的了吗?现在我是被警察抓到警局去了的状态,我是要装作警察去质问Joe的。你接你接~哦哦还有,千万不要说我在你这。嗯……也不要让他太担心了,你就适当地表示一下你也不知道我在哪里的焦急情绪就好了。”

Jack实在忍不住了连翻了好几个白眼,但还是接起了一直在震动的电话。

“Hey,Joe!How is going?”

4.

Joe挂了电话之后在超市货架前面足足发呆了半分钟。

Caspar不在双胞胎家的话又会在哪里呢?难道是又新交了个女朋友没有告诉自己?话说他的确是很久没有交女朋友了吧,可是告诉自己也不是什么很尴尬的事情啊?况且就算是以前他整自己的时候无论是交女朋友还是要搬出去住,也都会告诉自己的啊?难道是又准备突然来个视频电话说要搬走?哦这一次自己当然能够handle了,想起上次差点被他吓哭也是不堪回首,可是也不用非得找一周年这样的日子吧?还是说他准备学自己玩花式整蛊?……

于是Joe就在脑袋和身体几乎脱节的状态下逛完了超市买完了东西,等回到家开始整理的时候他都不得不佩服自己——居然把shopping list上的东西全都买齐了。

不过回到家倒是没那么烦躁了。不管去哪儿总会回来的不是么,昨天晚上还给自己发了信息来着,手机关机应该是因为没电了吧。在等他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就准备一下晚上要用的材料然后边拍视频好了。

只是Joe真的不想承认,他本来不想拍视频的,可是现在似乎只有做这个才能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好一点点。

他拿出摄像机摆在一个能拍到自己又能拍到门口的位置,因为这样能够拍到Caspar回来的时候的样子。

可是他刚调好角度,就听见有人在敲门。

“请问这里是Caspar Lee和Joseph Sugg的家吗?”

5.

Joe把咖啡放到茶几上,然后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他局促地搓着手,悄悄地打量面前这位警察大叔,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儿见过他,可是又想不起来。

“呃,请问您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你的朋友Caspar出了点事情,现在在警局里。然后我们为了更好地调查,想请你去一趟警局做笔录,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

“那您能告诉我他出了什么事吗?”

Joe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急躁,但是藏在橡胶下的Caspar听了简直开心得控制不住嘴角上扬,不过为了真正整到Joe,他只能极力控制自己。他这一次可是很认真地用心准备的。

“这个……因为涉及到一些机密,所以我们不方便透露,”Caspar一脸为难地抓了抓贴在脸上的假发,“不过如果你能够配合我们的调查,我们真的感激不尽。”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只见警察大叔对Joe说了声Excuse me就走到比较远的地方去接电话。

“好的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可是现在情况是……”

Joe看着警察大叔又走远了一些,心里开始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这时门铃又响了。是Harries双胞胎。

可是这并没有让Joe安下心来,反而加剧了他心中的不安。

“听说Caspar出事了,你知道怎么了么?”

“对啊,我早上的时候刚挂你的电话就听见警察来敲门了。说是明天要做笔录,希望我们去配合一下。”

“咦就是那个警察,他也来你家了?”

Finn和Jack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可是Joe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他看到通完电话向自己走来的警察大叔此刻已经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现在不太好。

“噢是你们!刚好,恐怕你们现在就要跟我去警局一趟了,出了点紧急情况。”毋庸置疑的语气把Joe吓得不轻,他下意识地看向双胞胎,只见他俩也一脸迷茫和惶恐,只能跟着警察朝屋子外面走。

不行,一定要问清楚。

“Sir,我可以去做笔录配合调查,可是……我有权知道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吧?”

Caspar搭在门上的手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既然好不容易花大血本整Joe一次,就一定要成功。于是他转过头对着客厅里剩下的三个人吼道:

“这是很严肃认真的事情!不是你们想知道什么就能知道什么的!”

口中的“I’ m serious”这句话还没喊出来,他就被突然间流出眼泪的Joe吓得张大了嘴巴。

这时屋子里的门又开了,Dan和Phil一人各拿着一瓶红酒,在看见屋里的状况后不自主地往门外缩了缩。

“不好意思,听见声音有点大我们没敲门就进来了。不过谁能解释一下这里发生了什么么?”

最终还是Caspar止不住的大笑打破了这一切。

6.

Joe被气得眼泪越流越多,亏自己还担心了那么久,结果这一次居然又是一次整人行动。如果刚刚还是被眼前的人吓的和担心得流泪的话,现在他才不想管是流眼泪还是流鼻涕,直接走上前对着Caspar的屁股就是一阵猛踢。

旁边的双胞胎已经笑到不能自已,Joe深深地觉得自己被背叛了。

“你们早就知道了是吧。我就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个警察,Caspar你说你折腾这么多是为哪般,我怎么会被你骗到!你在这场整蛊室友的战争中是不会赢的!”

听到Joe的咆哮之后,Finn和Jack笑得更起劲了,甚至要互相扶着对方才能站稳。

然而机智的Dan和Phil看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一切。只见他们自己关上房门,一前一后地往厨房走去,边走边小声讨论。

“说得好像自己就不折腾一样……”

“对啊你知道吗我以为Caspar不会再对这种事情抱有执念了可是他居然还一直记仇到现在而且居然还被潜移默化了连整人都开始变成Joe’s style了哎哟我的妈呀……”

“话说你说话能不能带上标点……”

“哎呀我激动啊哈哈不过你不是都习惯了么你知道吗我看到网上有人截了一个我们视频里的动图配字说的是当你很激动很兴奋可是你的朋友却完全不care我当时就笑死了哈哈你就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吧Phil!”

Phil静静地看了Dan一眼,放下手中的红酒走到客厅。

“Finn和Jack,你俩过来帮忙。Joe你先去帮Caspar弄一下他身上那些橡胶……估计要很久,晚餐就我们来准备好了。”

7.

“你就一定要在身上也贴满这些东西么?……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填充物你知道么填充物……Oh,shit!”去除橡胶真的是一件让人很烦躁的事情,可是因为要跟Caspar有肢体接触,Joe莫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以前也不是没接触过……

“我就说了在整人这方面你不要想赢我了,你的表情会出卖你的!你看你现在搞得我也要帮你摘掉这些……”

Joe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被Caspar一个用力抱进怀里。因为身高的关系Joe的头正好碰到Caspar的胸口,刚好由于要摘掉身上的橡胶Caspar又赤裸着上身,Joe甚至能够感受得到Caspar身上肌肉的纹路,他觉得自己的脸红得都快炸了。

“说实话你有为我担心的对不对,Joe。”Caspar的声音不像往常那样,听起来有点低沉,“对不起亲爱的。我并不是单纯想要整你,也不是真的想要把你吓哭,真的对不起。”Caspar腾出一只手开始慢慢地捋顺Joe因为刚才的抓狂而变得有点乱的头发,另一只环在Joe腰上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瘦削的背,“我只是觉得我挺喜欢你的,就想趁这个机会试探一下你……”

Caspar说完两人都没再说话,沉默持续了很久,久到他觉得楼下的人是不是都快要把饭做好了。

“你这个神经病,”突然他听见从怀里传出Joe蚊子一样的声音,“下次再这样我就整你一年!”

Caspar终于如释重负地笑了。他低下头吻住Joe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的嘴唇。刚刚好的身高差,刚刚好的角度,动作娴熟得好像已经练习过很多次那样。

“Thank you, Joe. Ilove you bae.”

8.

至于我们为什么没有在Joe和Caspar的频道上看见他们成为室友一周年的庆祝视频,当然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放上网。或者说,是因为Caspar看到那个被Joe摆放在绝佳位置的摄像机录下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他就没想过要放到频道上去了。

“Bae你看,这是我们的纪念视频啊。又是成为室友一周年,又是在一起的第一天,这么珍贵,怎么可以给别人看呢对不对?”

Caspar才不会告诉Joe他早就拷贝了一个副本到自己的电脑里,每次Joe不在的时候都拿出来重温一下,满足自己小小的占有欲。当然了,这并不代表,即使Joe就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不会翻出来看。

啧啧Joe为自己担心的表情真的很可爱呢。

卧室的门被打开,看见擦着头发走进来的Joe,Caspar匆忙关上视频窗口,走下床。

Joe还在擦着头发,突然间就觉得天旋地转,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Caspar公主抱了起来。

“你干嘛?”Joe知道他的脸又开始红了。

“今天拍照的时候你不肯让我抱我就只是轻轻把你抬起来一点点,现在回家了你还害羞啊。你说你怎么这么轻呢……”

Caspar说着,又顺着这个姿势低头吻住了Joe。

“Joe,”Caspar一边轻咬Joe的下唇一边小声说道。“我们以后不要再互相整蛊了好不好……我是认真的。”

Joe觉得这个姿势实在是太别扭了,想要挣脱下来。可是Caspar的力气实在比他大太多了。

“好好好,”Joe趁着能呼吸的空当连忙答应,“你快放我下来。”

Caspar轻笑,把怀里的人放下来后又搂住腰继续吻。

当然好了,你买来准备复仇的东西都已经被我藏到我房间里了,笨蛋。


评论(20)
热度(70)
  1. Ms.Aurora简罂Katherine 转载了此文字
  2. LEON简罂Katherine 转载了此文字
  3. 撕滑牛奶张大爷简罂Katherine 转载了此文字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