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晓菊.17&18.

17.金俊绵:十多年了,我们依然是那个鞠躬永远鞠不齐的EXO。

    听到楼下传来的汽车喇叭声,我在镜子前最后一次整了整领带,抱起书桌上刚刚排好顺序的几篇论文就冲出门了。到了楼下才不得不感叹企业家真是了不起啊,接个人都要用加长林肯,目测还是最长的那种。正当我想着,没关系加长林肯也挺好的至少给了我足够的个人空间改论文的时候,打开门却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里面已经坐满了人,金钟仁和吴世勋一脸生无可恋地分别举着两个摄像机,边伯贤和朴灿烈一人拿着一个话筒一直噼里啪啦地说着,其他六个人又摆出了以往上综艺的时候那种看似自然又略带点矜持的姿态面含笑意地看着两个MC。

    “哎呀,我们的Suho哥来了,人终于齐了呢~”

    “是的是的,Suho哥真的是一个很负责任的老师呢,参加发布会都要带着学生的作业。Suho哥可以给我们说一下一下手里的东西是什么吗?”

    我还没缓过神来,边伯贤的话筒就递到了嘴边。我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之后,挤出了一个笑容。

    “啊这个么~作为一个老师当然是以学生为工作重心嘛。就像我以前作为队长的时候就把你们当做我的工作重心啊,所以现在的我还是跟以前一样负责任的!只是我不知道有成员们一起跟踪拍摄所以就带着学生的论文想在路上做一下批改了。”

    “呀真的是很负责任的Suho哥,以前做队长的时候就对我们尽心尽力,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变啊。”

    “哈哈说到这个,好想知道是不是这么多年过去了,Suho遇见感动的事情还是那么容易哭!”

    我忍住呲牙咧嘴的冲动看着说完话就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表情的金珉硕,又碍于辈分和录节目的关系只能与他相视一笑。

    “这个,有必要的时候会告诉大家的。”

    说完,我的视线环绕了一圈,习惯性地数了好几遍人数,正疑惑着,旁边举着摄像机的吴世勋凑过来跟我说了一句:“鹿晗哥和Kris哥他们两个没跟我们坐同一辆车,这辆车坐不下这么多人。然后灿烈和伯贤哥就说要准备这个惊喜给两个哥哥。你就像以前录节目那样录吧哥,灿烈等下会用最快的速度剪成带子争取能够在发布会上放出来,”说着他停顿了一下,好像在斟酌到底要不要把接下来的话说出来,不过最后他还是说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两个还是这么无聊……而且有那么多精力。”

    我正准备附和他吐槽一下朴灿烈和边伯贤,话筒又传到了我手上。

    “那就先由我们的队长Suho哥,现在的金俊绵老师,来先说一下对鹿晗哥和Kris哥的祝福吧。”

    我听到“Suho哥”和“金俊绵老师”这两个单词出现在同一个句子里有一瞬间的诧异,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就开始混乱起来,憋了好半天就憋出一句话。

    “那个,就欢迎回来吧。”


    到达发布会现场的时候,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简直可以用人满为患来形容,大部分是记者,也有拿着我们的应援物的粉丝。墙上挂的横幅上除了写着“《你不在,我就成了你》首次发布会暨定档会”之外,还在下面加了一个副标题——“2011.12.22至2025.12.22”。

    我盯着那个副标题看了好久,在心里又默默数了一下人数,12个,不多不少。

    然后MC就开始介绍了。

    “欢迎11年之后再度成为完全体的EXO。”

    紧接着我们喊出了那句很多年没喊但依旧烂熟于心的口号。

    “大家好,我们是EXO!”


    今天是平安夜。很不幸的,寒假前的最后一节课就是我的课。我对着一群归心似箭的学生们讲了一个下午的课,当我说出“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了,祝大家圣诞快乐新年快乐”这句话的时候,台下的学生已经走剩了一半。

    没办法,对于过节这种事情,作为一个老师,只能祈祷节前最后一节课千万不要是自己的。如果真的是自己的话,也只能在绝望之后重生,做好要对着学生们演独幕剧的准备了。

    正当我收拾完东西要去关多媒体设备的时候,一个女学生走了过来。我看她拿着本子和笔,还以为她要问问题,差点就脱口而出“啊要过节了还这么勤奋真的是个好学生呢”这之类的句子。没想到她把笔和本子伸到我面前,对我说了一句我很久都没怎么听过的话。

    “哥哥,能给我签个名么?”

    我愣了一下,还是在本子上签上了以前作为“Suho”的时候的那个签名,并且习惯性地写了个TO签。

    “哥哥你的签名还是跟以前一样啊!”

    “哈哈是么~可是宥希啊,你在班里这么久了我都没发现你原来是我们的粉丝,怎么今天突然就过来跟我要签名了?”

    “啊是这样,哥哥们22号的时候不是参加了Kris哥哥的电影的发布会嘛!以前知道你是我们的老师的时候,虽然很兴奋很激动,但是觉得既然你已经不是以EXO队长的身份来面对我们了,那还是不要打扰你现在的生活,把你当做老师来尊敬。现在EXO又回来了,所以我就试着来要签名了……没想到哥哥你真的给了!果然,这么多年了,还是叫‘哥哥’更习惯啊!”

    “哈哈,那好吧。但是以后也还是要叫老师啊!你还是我的学生呢~不过你这个年纪的不是应该喜欢小一点的组合么?怎么会喜欢我们呢?话说你刚开始喜欢我们的时候才几岁啊?”

    “哥哥我是2003年出生的!喜欢你们的时候12岁!”

    “那就是2014年……那时候Kris不是已经离开了么?鹿晗后来也走了,你怎么会还知道他们?”

    “没有没有,我喜欢你们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走,我很庆幸地陪着12个人的EXO走过了几个月的时间。不过,现在不是回来了嘛~”

    我看着她明朗的表情,心情也变得明朗起来。是啊,现在回来了就挺好的。

    可是她下一句话严重打击了我的自尊心和曾经作为队长的威严。

    “可是哥哥,你们为什么出道那么久了,鞠躬鞠不齐这个习惯还是没有变过啊?”

    我想起当年坐在电脑前的我,看着粉丝们在网站和论坛上调侃我们成员鞠躬永远稀稀拉拉顺带着调侃一下我这个队长的时候,想对所有可爱的粉丝们说的一句话。

    You can,you up.

    还好我这一次也忍住了。


    从学校回来之后,我打开邮箱想看看有没有学生发新的论文过来,却只收到了朴灿烈发过来的新样片。于是无事可做的我便打开了电影的视频看起来。

    其实影片的内容我都已经看了五六遍了,不过看到里面的自己还是有一种很奇妙的感受。而且我会对这个新视频感兴趣的原因,也只是因为朴灿烈说他把上次在去发布会路上没录完也没剪成的“惊喜”接进了影片的最后。

    我耐着性子把前面影片的内容又看了一遍,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变化,在发现没有任何不同后我终于把期望寄托在了后面的成员祝福上。

    两天前我们在那辆加长林肯上只录了八个人的份,两个老小因为端着摄像机而且时间也的确不太够,就没录成。听伯贤说开完发布会聚完餐之后两个小的又立刻去找灿烈录了自己的部分。了解我们所属社的人都知道,SM所有的组合都继承了“老小才是大boss”的优良传统,所以说实话我还是挺期待金钟仁和吴世勋的表现的。可是等到钟仁都讲完了,还是没有什么惊喜可言,一切都很正常。大家依次说着各自的祝福,祝他们家庭幸福啊身体健康啊百年好合啊什么的,除了金钟仁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早生贵子”……我都可以猜出来鹿晗听到这句话时的表情了呵呵。

    就这么正常又平淡着,直到吴世勋出现在画面里。

    “鹿晗哥,亦凡哥,你们好。我是世勋。”这小子讲的是中文,所以朴灿烈很贴心地打上了韩语字幕。嘿,果然忙内还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嘛。“哈哈你们没听错,我已经不会把自己的名字念成‘诗心’了,在瑞士的时候我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同班同学,我缠了他好几个月才把我的发音纠正得好一点。

    “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我们出第一张正规专辑的时候,我们一起出演厉旭哥的Kiss The Radio,然后我说希望我们能够一直永远不分开,一起走下去。但是一年之后你们还是相继离开了。

    “那个时候年纪比较小,很多事情不理解也不想理解,对你们之间的感情和后来所做的决定也感到很迷惑。不过后来慢慢长大了,就能理解了。人活在世界上,最在乎的无非就只有两样东西,自己想做的事,和自己爱着的人。

    “哥哥们很勇敢,为了这两样东西做了正确的决定并且一直坚持到现在。我曾经在心里非常责怪你们,因为成为EXO是我想做的事情,EXO的其他11个成员也是我爱着的人,所以我觉得你们的离开夺走了我那个时候最在乎最珍重的两件东西。但是后来的某一天我想通了,我们都不是谁的谁,是不能够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别人身上的。所以同样的,我也就不奢望你们能够再回来。

    “可是几个月前我还在瑞士的时候,灿烈给我打电话说亦凡哥要回韩国拍电影了,而且用的是鹿晗哥的剧本。我就毫不犹豫地飞回来了。

    “所以能够再见到你们,我真的很高兴。谢谢你们,鹿晗哥和亦凡哥,还有其他的哥哥们。不知不觉已经十多年了,我的愿望还是没有变,还是希望我们能够一直永远不分开,一起走下去。不过我想,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所以就在这里祝鹿晗哥和亦凡哥要一直幸福下去,EXO也是。EXO相爱吧!”

    等我意识到自己哭了的时候,鹿晗演唱的片尾曲已经唱完了。耳机里传来收录在我们一辑里的歌曲《3,6,5》的歌声,我一抬眼看到了放在书桌上的照片。那是我们拍摄showtime的时候12个人一起在海边照的,好像也是那年的这个时候吧,圣诞节前后,距离现在已经12年了。

    我听着当年我们那带着点稚嫩和少年气息的声音,心里泛起一丝怀念,眼泪又忍不住涌出来。可是电影最后的彩蛋瞬间打破了我此刻所处的怀旧气氛。只见金珉硕笑嘻嘻地出现在屏幕上说:

    “我猜金俊绵看到这里肯定又哭了。”

    然后我拿起手机分别给朴灿烈和金珉硕发了两条信息。

    给朴灿烈发的是:你要是真的敢把这个彩蛋剪进去就绝交!

    给金珉硕发的是:你怎么知道我又哭了,你以为队长那么好当吗?You can,you up!

                                                      

18.杨晓菊:我也没想到我居然开始有点不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从实验室里出来,外面天已经全黑了。看见外面各种各样的圣诞彩灯和圣诞树才惊觉,居然又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

    回到家打开家里的门,看见放在茶几上的休闲电脑我才想起来,早上吴亦凡给我发了新剪好的电影样片和发布会的视频。还说让我和郑嘉航两个人也根据个人实际情况给他和鹿晗两个人录两段祝福视频。

    呵呵,录视频可以,但是别忘了给我俩的脸打上马赛克,谢谢。


    回想起这一个学期,真是忙忙碌碌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能够以这样的分数考进哈佛的医学院也算是老天对我的恩赐了。毕竟我一个将近十年没怎么系统性地读过书的人,只抱了几个月的佛脚就考进全美排名第一的高校的研究院,普通人是做不到的(我没有在炫耀我的好运),当然也从侧面反映了我的脑子如当年一样好使(我没有在炫耀我的智商)。

    上个月请了一个星期假去韩国给吴亦凡过生日,结果回来之后就每天连轴转地上课,做实验,写报告,写开学论文,比当护士的时候还忙,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更别说去关注俩主子又干了些什么,也忙到没空去想郑嘉航最近过得怎么样。现在放假了,一停下来反而觉得有点空虚。

    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在日记本里写过的一句话。

    “不要爱上别人营造的温暖,要习惯自己独处的孤独。”

    虽然表达方式有点非主流,但是说得还是挺在理的。一旦习惯了某一个圈子的话,想要脱离出来的时候就很困难了。就像现在这样,没有了吴亦凡没有了鹿晗没有了小芳啊燃丽丽超仔阿铁那一群同事也没有了郑嘉航,身边都是professors,classmates,colleagues,partners。虽然已经过了三个多月,我还是感到有些不习惯。

    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嘛。所以我路过中餐厅的时候打包了几道菜回家,然后又去星巴克买了一杯圣诞特制咖啡,就准备这样一个人过一个(在食物上)中西结合的平安夜。不过我在想,是不是应该给吴亦凡先回个邮件,感谢他再次把时间掐得如此恰当(就像以前准时在我每天上班之前给我发一封工作报告那样),在如此准确的timing给我发了两段视频过来,可以让我度过一个不那么寂寞的平安夜,如此锦上添花。

    不过事实证明,锦上添花的可不止那两个视频,还有在我看电影吃晚饭期间不断敲响我家门给我送礼物的热情的华人居民们,还有知道我要一个人过平安夜而打电话邀请我去他们家吃晚饭(但被我婉拒)的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们,还有接近25日零点突然出现在门外的郑嘉航。

    我是真的被他吓得不清,所以开口就抛出了一大段问句。

    “你怎么来的?怎么会是晚上的飞机?你干嘛来了不告诉我一声?你哪里转机过来的?你哪里租的车?多少钱租的?没被坑吧?你英语能对话吗?这么晚了美国的高速公路那么黑你能开吗?一路上没超速没撞到野生动物吧?你有跟你爸妈说吗?你工作什么的都安排好了吗?你……”

    “停一下,你能不能让我喘口气然后让我感受一下久违的暖空气先,”没想到他居然能够适应得了我这妙语连珠般的攻势,还一把抱住我导致我的头刚好撞到他的肩膀上堵得我没办法继续问下去,“你是傻逼吗?还是这一个月我不在你就学傻了啊?九月份的时候不是我陪着你来的吗?我当然是在纽约转机过来啊,跟九月份那次一样时间的飞机啊~虽然上次什么都是你搞定的,可是我有眼睛会看有脑子会学的好不好,况且我是男的,还怕黑怕撞到野生动物啊。”

    “你才是傻逼,这么冷也不穿多点,”我嘴上虽然很嫌弃,但是还是用手臂圈紧了他希望用体温给他暖暖身子,“冷死了,跟条冰棍一样。啧啧。”

    等安顿好他,我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问话。

    “你干嘛这么急着过来?是有什么紧要事么?国内没放假吧。”

    “没,就前两天鹿晗打了个电话告诉我说,圣诞节在国外是很隆重的,要跟家里人一起过的节日,你一个人肯定也还不是特别习惯,就让我来看看你,顺便,”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两张邀请函,“他们两个想邀请你去看首映礼,12月31号晚上十二点,他们所有人到时候都会回我们老家那里,就想我们也一起去。你放假放到什么时候?有空跟我一起回去么?”

    “等我问一下教授有没什么科研或者实践安排,如果可以回去的话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27,28吧。回去也空出两天给你调一下时差。”

    “那行吧,你先去睡觉。等我明天问了教授再说。”

    “哦对了,鹿晗托我带了一个U盘给你,说里面有很重要的文件,让我第一时间,交给你,然后只准给你看。”

    “你保证你没偷看?”

    “人家加了密码的……”只见他一副很委屈又想探个究竟的样子,“不过,牛鹿日是什么啊?你都没给我科普过……”

    “滚滚滚,下次再给你科普。现在快点去睡觉,折腾一天了你也不觉得累。快去快去!”

    “好吧,那你看完也早点睡了。晚安。”

    “嗯,晚安。”


    等听到楼上房间门关上的声音,确认郑嘉航已经进房间睡觉而不是偷偷摸摸留下来偷窥,我就去厨房里煮上一壶咖啡做好熬夜看文件的准备。然后先给导师发了封邮件确认假期里的schedule顺便请个假,再把鹿晗给我的U盘插入电脑里,打开后在密码那一栏熟练地输入“20130101”几个数字。

    文件夹打开了,可是里面只有一个视频文件。我一边带着“不是吧对我这么好不让我做文件了来给我送视频影像信了”的疑惑,一边点开了视频。

    毋庸置疑,视频的主人公,就是鹿晗。但是与我料想的不一样的是,我以为进行到一半就会有吴亦凡的身影出现,但是没有。一直都没有,鹿晗就这样慢条斯理地,像哥哥对妹妹那样,像朋友对朋友那样,像爱豆对饭那样,在视频了对我说着他想要说给我听的话。

    “杨晓菊~杨护士~小菊菊~小菊子~菊崽~菊老大。你知道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的时候觉得有多奇葩吗?嘻嘻,不过后来学了一点点你们那边的方言发现你的名字还挺好听的。

    “我给你录这个视频吴亦凡是不知道的,你也不要告诉他哈哈。也不要告诉小航航这里只有视频哦,我跟他说这里面的是公司机密哈哈哈哈。嗯那我们现在来说正事。

    “你知道吗?嗯你应该知道的,因为你是我们的饭。我以前上节目的时候录过很多种视频影像信,给爸爸妈妈的,给饭的,给理想型的,给朋友的,给未来老婆的,各种各样。但是没有一次是像这次录的时候心情那么复杂的,因为我总感觉给你录就像是把以前那些都结合起来了一样,有时候你又像我妈,有时候又像我女朋友,有时候又像朋友,有时候又像普通的饭,虽然你隐藏得挺好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你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人啊。而且更神奇的是我跟老吴两个这么注重隐私的人,居然能够让你待在我们身边那么久。不过你真的挺棒的,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跟老吴肯定很多事情都做不成的。所以谢谢你这么多年陪在我们身边,帮了我们那么多。

    “不过我当时刚来的时候以为你喜欢老吴呢!也挺好笑的。因为你每次面对老吴的时候总害羞嘛,然后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是饭牛鹿的……不过你的本命一定是老吴对不?因为你看我的眼神跟看他的眼神不一样,我还怕你会跟我抢他,不过后来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了,我就不怕了。都有男朋友的人了,眼神不一样又怎样!哈哈哈!

    “嗯你知道的,我有语死早,而且这毛病还挺严重的……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但是刚才也说了嘛,给你录这个视频就是想谢谢你,然后就想跟你说你也要像我们一样勇敢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最重要的是要身体健康,早点跟小航航生一个小宝宝给我们玩玩哈哈!

    “在我心目中你是一个特别的朋友,也是特别的饭。既见证了我和老吴在组合里时的懵懂,又见证了我和老吴的成长的,你是唯一一个了。希望我们以后可以常联系,友谊也不要变。就像世勋说的那样,就算分开了,也可以一直在一起,因为心在一起嘛嘿嘿。那就先这样。拜拜!圣诞快乐!首映礼记得来哦~等你回家!”


    一个视频看下来,我深深觉得,能够让患有严重语死早疾病的鹿晗在一个视频里说这么多话,还被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真的是我的荣幸。

    当然了,这么多年来,最大的荣幸应该还是,以饭的身份追了他们那么久,居然在某一天以朋友的身份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他们生命中,有交集的人吧。

    作为饭,我应该感谢生命中有这样我从来都没有奢望过的际遇;而作为朋友,我应该感谢的,是生命中遇见这样两个善良,特别的朋友。

    可是,“早点跟小航航生一个小宝宝给我们玩玩”是什么鬼?!为什么是“玩玩”?!

                                         TBC.


评论
热度(1)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