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晓菊.CH16.

16.吴亦凡:以前我一看到在街上散步的老爷爷和老奶奶就会想,反正无论我老了之后变成怎样的人,都不会闲到天天出来散步。

从林荫路到城北洞的转换,怎么说呢,有点类似于,喜欢的饮品从抹茶星冰乐变成了普洱茶,喜欢的衣服从纪梵希变成了海澜之家,喜欢看的视频从美剧变成了CCTV8,爱好从逛街变成了散步。倒不是说城北洞不好或者low level,而是城北洞给我的感觉,跟以上类比中所有的后者相比,都是一样的——踏实而安逸。当年要不是觉得城北洞安静又具有古朴气质,而且周围无论自然环境还是人文环境都很好,我是绝对不会在城北洞买房子的。

其实铺垫那么多,我就只是想说一句,最近鹿晗迷上了在城北洞散步。坚持不懈,每天早起,拉我一起,乐此不彼。距离把他接过来录音那天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从住进城北洞这套房的第一个早上开始,他就几乎每天六点准时叫我起床,六点半准时出门去“呼吸清晨的新鲜空气”(原话),走上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回到家,然后再开始一天的生活。

刚开始的时候,每次我工作晚了第二天早上不想起来,就问他为何如此执着,他给我的理由是,全民健身,由我做起。于是每次我都翻着白眼从被窝里面爬起来陪他去边散步边活动手脚。对,就是平时在路上看到的老奶奶和老爷爷那样的,拍拍手揉揉腿,捶捶腰的那种。他一个年轻人(至少长得像)在大街上做那些动作也不觉得奇怪……当然,现在好多了,我已经能够完全适应他“朝六晚十一”的所谓“正常作息”,也已经能够适应跟他一起走在大街上时,从众多路人那里投来的目光了。不过这倒把我之前一段时间里形成的熬夜习惯给调整了过来。至少我感觉这段时间我的身体要比之前好很多了。

    

这几天电影进入了最后的制作阶段,配音,剪辑,等等等等。我基本上每天都只能睡两三个小时。鹿晗怕我太辛苦,便决定暂时放弃他的晨练计划。而且随着电影宣传的深入,在组合解散、成员纷纷转型后就有些销声匿迹的老饭们,以及被预告片中已经成为大叔但依然颜值爆表的各位成员们(……)秒了的新饭们都纷纷浮出水面,相关人员最近都不敢随意走动了。直到我某一天看到一篇题目是这样的新闻报道:【鹿晗多年后再次献身林荫路,疑似为电影宣传刻意制造曝光率】。

那天我回到家就想把他叫过来对他发一顿脾气。后来见他睡着了,我就拿了张凳子在床边坐下盯着他的脸出了神。

记得还在组合里的时候,鹿晗每次被人说完“童颜”就会对着旁边的人一个劲儿的炫耀自己的容颜肯定是七十年不变的。这个习惯直到他刚来广东找我那几年都一直没变过。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再也没有说过那之类的话了。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其实说白了,除了气质是需要长期沉淀的,如果没有一直定时定期护理保养的话,要保持“一枝花”的容颜几乎不可能。尤其是做我们这行的,经常打疲劳战,即使许多男明星直到五六十岁了都还细皮嫩肉,不见皱纹,那也全都是保养出来的结果。

我看着鹿晗那张小孩一样的脸,皮肤不似当年那样好,胶原蛋白的含量随着年龄变大已经在逐渐流失。所幸的是他本来就是一个能笑出褶子的人,恰好能够掩盖掉眼角若隐若现的纹路。

心里突然开始内疚起来。如果不是为了要跟我一起,或许直到现在,我眼前的这个笑起来会发光的人,还依然在舞台上,在镜头前,在镁光灯下,散发着属于他自己的光芒和魅力吧。毕竟他和我不一样。他的梦想,从一开始就是要当一个跟自己的偶像一样出色的歌手,要与自己的偶像站在同一个舞台上一起唱歌跳舞。

所以我是完全没有资格冲着他发脾气的。即使并不是想责怪他乱用钱,也并不是想埋怨他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刻意走到公众的视线里增加曝光率,导致让媒体觉得电影有炒作的嫌疑;即使真正的原因是害怕他太久没有经历过被粉丝和娱记包围着的感觉,带着想要保护他的心情,也不能够冲着他发脾气。

正当我在做着深刻反省时,他突然醒了过来。看到我坐在旁边,便半眯着眼睛对着我说了声对不起,连个解释都没有就又转了个身睡了过去。

我“噗”的一声笑了一下,然后默默嘲笑自己一个人到底在矫情些什么。两个人都是男人,这么简单的事情说一声不就完了,而且还保护来保护去的。估计我如果真的把他叫起来说一顿的话,还指不定吵不过他。他鹿晗是谁呀,那可是跟着长沙王子张艺兴唱相声的京城鹿少。我吴亦凡呢,有时候在他面前连话都说不清楚,还是算了吧。

我看了看手中的表,四点半。得赶紧洗澡睡觉去,待会八点半又要上工了。

 

也许是太久没被鹿晗拉起来晨练,工作又一直待在室内,也忙得没什么时间去了解今天到底是星期几,几月几号,每天这么过下来,我对日期和温度的变化已经不那么敏感。但是今天一大清早的起来散步才发现,转眼间韩国都快入冬了,风吹过来冷飕飕的。还好鹿晗出门前给我准备了件外套。

不过奇怪的是,鹿晗是昨晚两点多跟我一起睡下的,一般这个点睡觉的话他就不会叫我起来散步了。而且跟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闹钟是八点半才响的,我们九点钟出的门,走到现在都走了快两个小时了,还没拐回家。

就在我怀疑鹿晗是不是迷路了需不需要我提醒他的时候,一双手从我脖子后面伸出来挡住了我的眼睛。摸到那触感我就知道是鹿晗的手,但是不知道他想搞什么花样,便也不试图挣脱他的桎梏,一路由着他推着我,指挥方向让我向前走。

当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到的是被布置一新的家——墙壁和天花板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彩带和气球,进门左转的那面墙上用绳子挂着我跟出生以来每一年的照片,右边的墙上挂着一个用我和鹿晗认识以来的所有合照摆成的心形的相框,正当我看得出神时,一阵歌声从二楼传来。先是“祝你生日快乐”,然后是“Happy Birthday to you”,最后是“생일 축하합니다(生日快乐)”。我转过身,看清了从楼上下来的人们,有成员,不多不少正好10个;有妈妈,uncle和妹妹;还有杨晓菊夫妇,和……鹿晗的父母。我惊讶地转过头看着身后的鹿晗,他回以一个释然的微笑。

之所以会惊讶,是因为自从鹿晗去广东跟我同居后,我就没怎么看过他回北京,也没怎么听过他给家里打电话,偶尔打过去了或者家里来电话了,最终也是以细碎的争吵结束,要不然就时长不超过一分钟。而这次鹿晗能够把他父母专程请过来只是为了给我过生日,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

等我许完愿分完蛋糕之后,大家都该干嘛干嘛去了。张艺兴,边伯贤,都暻秀和金钟大跑去厨房准备午饭;金俊绵和吴世勋作为我们所有人之中的知识分子,包括作为其中一方亲属的鹿晗,被派去和老一辈们讨论家长里短时事政治;我,金珉硕和杨晓菊夫妇站在一旁也聊一些有的没的;至于剩下的那几个,被鹿晗勒令去把多余的气球和彩带给拆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也没法向鹿晗问清楚刚刚困扰我的问题。

聊天的时候我一直心不在焉,金珉硕问我是不是担心自己不去上班会导致剧组罢工,然后让我不用担心,他昨天已经安排好剧组人员们去他的度假村休息三天,所以接下来三天我都可以暂时在家休整一下。我一边感叹土豪真是有钱真是任性,一边还在纠结刚才的问题。最后还是杨晓菊给金珉硕和郑嘉航说有点事要交待我一下,就把我拉上了二楼书房里。

我问她什么事那么火急火燎又搞得跟秘密基地一样,她却反问我,是不是被鹿晗爸妈吓到了,怕鹿晗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跟父母做了什么交易,才能够换来今天这种“亲家相见,和谐共处”的机会。我知道杨晓菊作为一个能够在医院里cover假身份长达好几年的人,必然是在人心这方面有所擅长,便也不过多辩解,点头默认。只见杨晓菊一手点了根烟,另一只手摆弄了一下随身带着的iPad之后,把它递到了我手里。

那是一个文件夹,里面有我的公司近年来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用公司在百度百科上的信息和内部可公开信息编辑而成的word文档,两个ppt——一个是公司近年来的大事记,另一个文件名上写着“吴亦凡与鹿晗大事记”。还有一个名为“给爸爸妈妈的一封信”的txt文件。

“这是我跟鹿晗整理出来的。他找我做利润表的时候我在波士顿,跟国内差13个小时,我那儿是下午两点,所以国内应该是凌晨三点了。做完的时候我那都晚上了,给他发文件他还是秒接。然后第二天我睡醒起来就看见他给我发微信说,他爸妈肯见你一面了。”我拿了个烟灰缸给她,听她继续说,“我不知道他为了这个东西搞了多少天,每天睡多少个小时,也不知道他爸妈到底是看了其中的哪一样才那么快能够承认你俩的关系。我就觉得吧,你俩要是哪一天熬不住了要分手了,那分手之后肯定是没朋友做的了。”

我看着杨晓菊就笑了:“要是没这么几年革命感情我也觉得跟他分手之后肯定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但是这么几年下来我觉得我们之间连分手的机会都不会有了。要不你问问他舍不舍得,反正我就不舍得了。”

这回换成杨晓菊看着我笑了。她把还剩一半的烟掐灭,又跟我聊起了别的事情。聊着聊着就听见楼下边伯贤叫吃饭的声音,我俩便出了书房下楼去。快到一楼的时候她忽然问我:“听说鹿晗又去林荫路给你买礼物了?怎么你们人到中年了还那么喜欢用年轻人的东西当礼物……话说他送了你什么啊?你收到没啊?”

听到她这么一问我又开始心不在焉,就没回答她径直走到饭厅准备吃饭。帮忙端菜的时候隐约听见了鹿晗和她妈妈的对话。

“……”

“晗晗啊,妈妈既然都来了,你就带妈妈多出去走走呗。就上次在报纸上看到的,那个什么林荫路……”

“妈您怎么也看到了啊?”

“那肯定的啊,国内报纸都登了。虽然不是什么好内容……但是你拍的那个视频和亦凡电影的预告片我都看了!我儿子拍的那个视频可真是帅,亦凡准备拍的那个电影在国内也很红啊。我看报纸上登的那一条街还挺多东西买的,不然你带我去逛逛呗~”

“哎呀妈,那是年轻人逛的地方,我这个年纪的人都没多少了。况且我现在也不爱逛那儿了。那地方我当时在韩国的时候跟亦凡常去嘛,这次去是给他买礼物去的。他那会儿说要是我俩在一起能超过十年就买那个牌子的对戒,刻了我俩名字一起带的,后来估计给忘了。可是我记着呢,所以就当做生日礼物给买了。”

“这样啊,那你给我说说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看看的?”

“要不这样吧妈,我这两天带您到这城北洞附近转转,最近我可喜欢在这散步了,周围风景啊空气啊都好着呢。完了以后要是还有时间的话,您要还是想去那儿,我带您一起去,行不?”

“行啊,那拉上小吴一起!”

“他忙啊,您就别折腾了……”

我没再继续听后面的内容,把最后一道菜放好了就走到他们面前:“没事,我这两天休息,可以带你们逛逛,想逛哪里都可以……”然后我转过头,鼓起勇气,“妈。”

鹿晗妈妈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拍拍我的肩连说了两声“好”之后,就朝餐桌走去。鹿晗走在后面眨着眼睛朝我抛了个飞吻。那一瞬间的幸福感简直没办法用语言表达。

那之后我便真正养成了跟鹿晗一样每天早睡早起清晨散步的习惯。因为我觉得,人的一生就这么长,单单算自然死亡的话,平均而言短则六十,长则八九十不等。我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脸上已经开始长皱纹,记忆力开始变差,几年前的事情也已经记不太清了。所以我只能在剩下的有限时间里,珍惜可以跟爱人待在一起的每一天,和可以跟爱人一起做的每一件事。

我想,我现在应该算是懂得老爷爷老奶奶们每天都要花上一点时间跟老伴儿一起走走路,做做运动的意义了。或许这并不仅仅是一种习惯,而是为了形成某种羁绊,为了制造某些回忆,所做出的努力吧。

就算我以后也许记不得很多事情了,甚至也记不得你了,至少在我丧失记忆之前,我的每一天里,都有你的身影。而如果你以后记不得我的话,也没有关系,至少在我的脑海里,在你丧失记忆之前,我的每一天里,都是你记得我的时候的样子。

 


评论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