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解锁(Locked).Chapter 2.(1)

    “怎么样?有什么线索么?”

    吴亦凡坐在旋转楼梯的台阶上,仔细地擦拭着他的开锁枪,看似随意又漫不经心地问了楼下正坐在电脑前一直敲打键盘的鹿晗。

    “没有……根据鹿先生提供的信息,从存放地点上来看,国家,城市,经纬度,地貌特征等等,都没有任何规律;保险箱的看管人也只是存放地点所在的国家政府派出的人员,没有什么联系。能够了解到的是,那位Ethan教授在吃枪子之前只给Francesco先生透露了六个城市,其他的一律没有多说,”鹿晗翻了翻鼠标旁边叠在一起的资料,“所以我们现在没有任何途径和头绪去寻找下一个存放箱子的地点。”

    “也无法得知到底还有多少个箱子,”吴亦凡放下开锁枪走到一面悬挂着世界地图的墙壁上,“已经透露的六个城市分别是?”

    “你这样会让我认为,你利用了那天我们跟鹿先生和Quintino先生谈话的那段时间来睡觉的,吴先生,”鹿晗白了吴亦凡一眼,继续说道,“按照那天我们谈话时鹿先生提到的他发现箱子的顺序,六个城市分别是美国的华盛顿特区,南非的约翰内斯堡,韩国的首尔,以色列的马洛特塔尔希哈,加纳的塔克拉底和马尔代夫的马累。”

    “也还真是大费周折,”吴亦凡在鹿晗说话的同时在地图上做好了记号,“遍布东西南北半球,国家城市经度纬度均不重合,”他说着转过身看着鹿晗,“想必我的HAN在寻找的时候也受了不少苦难。还好现在他不需要再以身涉险了。”

    鹿晗忽略掉随着吴亦凡话音落下而涌出的奇怪情绪,转过身继续对着电脑整合资料。“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可没有告诉我,你除了是个表演系出身的专业开锁师之外,还对地理那么有研究。”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Alex。每个人都需要一些,嗯……知识。就像你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没有告诉过我,你除了是个职业杀手之外,还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黑客。By the way,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可以叫我Kris,我亲爱的Alex。”

    房间门缓缓地关上。鹿晗盯着吴亦凡离开的方向,贪婪地深呼吸着周围的空气。过了一会儿,他回过神来,摸了摸依然发红的耳根和维持着高温度的脖颈,闭上了眼睛,仿佛是沉浸在吴亦凡刚刚凑近他时的氛围里。

 

    “我觉得我们这个时候应该在研究下一个保险箱的位置,而不是来参加一个上流社会的秘密宴会,吴先生。”

    “……”

    “好吧……Kris,请告诉我,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意义是什么。是需要我帮你处理掉什么人还是……”

    “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你太紧张了,放松,Alex。只是觉得我们既然找不到线索,那就先放松一下。况且我们这次的任务性质特殊,想必你也清楚,在如今这个时期与来源不明的陌生人接触可能会产生什么后果,”他说着,把身子往前倾到前排的驾驶座上,“除开这个,我都是完全在为你着想。比起整天在家里面对着一堆代码,文字,图画,照片,我想你更喜欢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没准还能在这里有一些发现,不是么。”

    吴亦凡说完便打开车门下车,鹿晗随后走到他身边。

    “先生,邀请函上标明了无关人士不允许参与今天的宴会。”

    “他是我的助理,Alex Webber.我已经联系了主办方申请把他的名字添加到宾客中,你可以查看一下。”

    侍者翻了翻制作精良的册子:“好的吴先生,你们可以进去了。我会把你们的车子开到地下停车场内,宴会结束后会在这里等候您。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你好,吴先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Kris,最近过得好吗?”

    “当然了,你呢?”

    ……

    “我一点都不觉得在这里会有什么发现,这只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说不定我们利用这段时间就可以找出一些规律然后找出下一个地点在哪里。而且这么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公众面前,你可以到处抛头露面,但是我很有可能就会暴露身份。”鹿晗一边小声对着走在前面的人说,一边环顾四周。

    “我说过了,放松,Alex。我是演员,这种宴会是必不可少的。你也不用担心会暴露身份,整个美国叫Alex的人成千上万,况且你还有那么多个不同的身份——你现在是Webber先生,不是Khavici先生,”这时,迎面走来一个人,“啊你好,Hagen先生,请告诉Robert导演我等一下就到,”他把鹿晗拉进一个角落,“听着,Alex,既然你的搭档是我,你就应该融入我的生活,这样我们才能更默契地完成任务——别的小组只能是我们的对手,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被他们害死,你是杀手,这种利害关系你应该没少碰见过,所以,”吴亦凡从走过的侍者端着的盘子里拿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交到鹿晗手上,“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Alex。”

    鹿晗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望着吴亦凡离去的背影,轻声说了一句:“也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Kris。”他不可能是Kevin,也不可能是几年前在自己命悬一线的时候救了自己一命还帮自己掩盖身份的人,因为,他和另外两个人,都太不像了。

    融入你的生活是么?鹿晗摇了摇酒杯,液体旋转几圈后随着杯沿落下。他微微一笑,走向了对面女演员们聚集的圈子里。

    远处正在与导演攀谈的吴亦凡看着那个笑起来足够让所有女性为之倾倒的面孔,暗自感叹,这张脸,不从事跟自己一样的职业,真是电影界的可惜。

 

    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鹿晗出了宴会厅之后就再也没有跟吴亦凡讲过一句话,回到家便径直走进浴室洗澡。吴亦凡看着这样的鹿晗莫名觉得有些烦躁,于是他整理了一下客厅的物品,坐在沙发上,一边扯开领带一边拨了一个电话。

    浴室里,鹿晗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左肩上有一个子弹穿过留下的疤痕,右胸上有几道深浅、长短不一的划痕。接着他转过身,右侧的腰上露出一道短而深的划痕。他用力捏了一下那个伤疤,一阵钻心的痛瞬间席卷了全身,但是他忍着没让自己露出任何表情,盯着镜子里发红的伤疤看了几眼,便走到喷头下开始淋浴。

    “Kris,谢谢你今天带我去宴会,不得不说做你的助理还是很愉快的一件事,希望我们下次……”鹿晗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浴室,吴亦凡已经不在客厅。楼上某个房间里传来的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的呻吟和门口的高跟鞋无一不彰显着,在自己洗澡的时候,家里多了一位客人。

    “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吴亦凡。”

    鹿晗走到电视机背后的墙前,轻轻摁了一下一副抽象画上无数眼睛中的一只,墙壁门缓缓的移开,在鹿晗走到墙的另一边之后又缓缓合上。他启动了房间里所有的电脑,把杂乱无章的纸质资料迅速整理了一遍,顺便给自己煮了一壶咖啡。

    整个房间里只有电脑主机运作的机器声,敲打键盘的咔哒声和翻阅纸张时发出的声音。鹿晗一杯又一杯地喝着咖啡,丝毫没有要休息的意思,看上去是要在这个房间里迎接太阳升起的曙光。即使他在这个密闭的房间里看不到一点外面的世界,也听不到一点外面的声音。


评论(4)
热度(1)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