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解锁.Chapter 1.(2)

    九月初的美国东部,正是夏末初秋时节,早晚温差大,但即使是没有云遮挡太阳的午后,也不会让人感到夏日的焦躁。

    “今天的天气挺适合打高尔夫的,对吧Khavici先生?”

    “叫我Alex就好了Quintino先生,”Alex在心里嘲笑意大利人对自己姓氏的发音,脸上的表情被管理得恰到好处——既让对方知道了自己的不屑,又没有把多余而过分的情绪显露出来,“对意大利移民来说,土耳其语似乎的确有些难了呵,您说英语的话,我还是听得懂大概的。只是,我有一个问题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在Francesco先生被送进监狱之后,您执意要把组织的据点,安排在这里呢?”说完,Alex把手中的长杆大力一挥,发出空气撕裂的声音,似乎把原本就不寻常的气氛变得更紧张了。

    “Khavici先生,关于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安排据点的原因,你们这些杀手不是最清楚么,”像是故意忽略了Alex刚才的嘲讽,Quintino并没有想要与他继续那个话题,他紧接着Alex之后挥了一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CIA那群家伙总是自诩聪明,当年老先生被抓单纯只是因为鹿晗隐藏得太深,又被内鬼钻了空子。要不然,那帮蠢货肯定不会想到我们就在他们附近,这次想必也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吧。”

    “呵,CIA……您这倒是说得没错,一群吃着政府给的饭用着政府给的钱,借着正当的理由做不正当的事情的蠢货,不过我不在乎这些。我只想知道,您的DRACULA里面,现在还有没有所谓的内鬼,我可不想在一个连手下都管理不好的人底下工作,不然到时候我的枪该对准谁,都说不定呢。”

    “这个您就不必担心了,不用我的手就让老头子进监狱去等死倒是给我留了不少好处。来,我为您引荐两个人。”Alex听后暗地里一惊,在看清来人后把手背到身后握紧了拳头。

    “你好,我叫吴亦凡。你可以叫我Kris。”

    “你好,我是鹿晗。”

    “Alex Khavici.”

    放下球杆,收拾好器具,四人便坐上了高尔夫球场内的电瓶车往预订好的房间走去。Alex一路保持着完美的笑容,没有人知道他的手心已经湿润得不像话。

 

    “Alex先生,您在听吗?”

    看到眼前的鹿晗一副对自己关心的样子,Alex点点头,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异样,似乎刚才的走神只是别人一时看错。

    “那我就继续说了。刚才讲到我在Esposito做卧底时的一些情况,还有CIA近期想要采取的行动,接下来我就给你说一下目前的情况。”鹿晗说着望了望对面坐着的Alex和Quintino和旁边的Kris,得到三人的回应后便继续说起来。

    “就像我刚才说的,LOCKER计划其实是各国政府为了保存重要机密而联合起来组成的计划,是把只有各国领导人了解、商讨并做出决策的信息情报装进特制的保险箱内,在世界各地保存。几年前Francesco老先生偶然得知这个计划,便对此产生了野心,他通过一些方法找到了当时专门负责研发制作和分配保存那些特质保险箱的Ethan博士,并在得到保存地点和保险箱的开锁方法后将其杀害。当时我作为CIA派来的卧底,在帮助老先生找到几个箱子后协助当局把老先生逮捕并把保险箱内所有的资料反馈回政府。所以很遗憾,之前找到的所有信息,我都没有办法拿回来了。但是如您所见,我跟Quintino先生达成了一笔交易,目的是让我恢复自由身并且从CIA脱离之后还能保证人身安全,条件是让Francesco老先生在监狱里安享晚年,向你们提供我能够提供的关于这个计划的所有信息,至于他,”鹿晗转头望向旁边的吴亦凡,“他应该不算条件了,”鹿晗朝吴亦凡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他是我在加州度假期间认识并交往的人。以前我一直都知道他是演员,半年前我们在Saint Monica相识随后交往,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是Esposito家族黑手党的成员,职业是开锁师。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在当年CIA对家族的围剿中被逮捕,是因为家族中所有有外在双重身份的人,在执行任务时,都是需要戴面罩的。我也是在我们交往后才知道,我们居然有过同一次任务的经历。”

    “他当然不算条件了,鹿先生。他是您的爱人,以前虽然与我同是Esposito家族的一员,却是不同派系的陌路。如今您愿意把他带来协助我们,是我们的荣幸。”Quintino对着鹿晗做出一个不知真笑还是假笑的表情,便把头转向旁边似乎又走神了的Alex。“不知Khavici先生有没有听明白大概呢?”

    “当然,鹿先生的英语可是比您标准很多啊Quintino先生。”只是笑着嘲讽了这么一句,Alex便陷入了沉思。半年前,圣莫妮卡,Ashley……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只来得及感叹时间过得那么快,却来不及发现自己居然有这么多不知情的事情。

    “Khavici先生真会开玩笑。不过下面我们就来谈谈正事吧。为了防止再次出现上一次执行任务时鹿晗先生这样的情况,这一次我把需要执行任务的所有人手按照小组分开执行。保险箱的存放地点大家事先都知道,因为保险箱的外壳是特殊制作的,只能适应当地气候。上次出事之后政府为了息事宁人,并没有把保险箱的位置转移,而是在保险箱的箱锁上又增加了几道工序。目前我们都不知道那些锁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所以给每一个执行任务的组别都配备了一名专业的开锁师。至于您刚刚提到的内鬼问题,分组的意义就在这里。这一次我不需要你们效率多高,速度多快,我只需要一个对我忠诚的人。只有一个。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你们如果遇到了疑似跟你们一样执行给任务的小组,大可以在除掉他们后把他们所拿到的信息据为己有。至于最后留下来的人,我不会亏待他们,况且,手中握有政府的秘密,这本身就是最大的财富,不是么。”Quintino的笑容中露出一丝残忍,在场的人却似乎都对此感到兴奋。

    “为了即将到来的胜利,干杯!”但或许他们自己也知道,在酒杯的背后藏着的,一定会是四张表情不一样的脸。

 

    三个孩子在草坪上不停地追赶打闹着,因为年龄还小又穿着一样的训练服还带着面具,三个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差别。跑了一会儿后他们停下来,围成三角形的形状。

    “蒙面超人!”三个小孩子异口同声地喊出一句话,并随着四个字的节奏整齐地比出超人的动作。接着便是一阵嬉闹。

    “Kevin,Yvonne!”

    “HAN,Kevin!”

    “HAN,Yvonne!”

    三个孩子分别指向另外两人并喊出对应的名字,拆下面具后发现大家都猜对了,便开心地抱作一团。这个时候有着大眼睛和亚洲面孔的孩子似乎发现了什么,他一下子站起来,指着另一个有着亚洲面孔的孩子说:“你刚刚说得比我们慢,你输了!”

    “我才没有!是你输了!”

    “才不是我!反正我听到有人慢了!不是你的话就是Yvonne!”

    “才不是!你怎么知道不是你自己慢了HAN!!”

    ……

    就这么吵着吵着,三个孩子突然间长高了,争吵也不再是互相的,反而变成了三个人逼向凭空出现的另一个人。他们一边向那个人走去,一边逼问着。

    “你是谁?”

    “告诉我们你是谁?”

    那个凭空出现的人害怕地向后退,突然间脚下打滑跌坐在地板上,动弹不得。

    突然间画面一转,是那天从高尔夫会所离开前,鹿晗给自己的一个拥抱。然后他说:“记得你自己现在是谁。”

    ……

    “先生,先生……Khavici先生,您能看得到我吗?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Alex猛地睁开眼睛,眼里透出一股杀气。不过私人飞机所配备的空姐素质也不一般,并没有为此感到惊吓。

    这时,鹿晗和吴亦凡挽着手从前面走到自己的这一排座位上,笑着对自己说:

    “Welcome to LA!”


评论(6)
热度(2)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