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晓菊.CH11.鹿晗:有一种速度叫作“鹿晗速度”。

    今天下午考完会计从业资格考试从财政局出来之后,我很镇定地开车回家,回到家后又很镇定地把堆了几天的衣服洗了,把饭煮上了,把一个星期没清理的家给打扫了,忙到将近晚上九点,才真正停下来。

    结果停下来还不如一直忙着,因为席卷而来的不是睡意,也不是“终于完成一件事了”的成就感,而是这一个月以来,我无数次用忙碌和困倦来掩盖和逃避的,想念。

    我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突然间没有了去炒菜的动力。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抖,也不知道是因为下午连续考了三个小时试的紧张和回来又做了五个小时家务的疲惫结合下的共同作用,还是因为害怕等我完成了我的最终目标把注册会计师考到手之后吴亦凡告诉我他不需要我了。

    那种感觉像是回到了很多年前,没有任何联系,没有任何消息,他消失的过程是那么的迅速,又悲壮得带着一丝残忍,简直像是这个人从来没有在我生活的圈子里存在过一样。我要是不让自己忙到能倒床就睡,就会被那触手不可及又撩人的思念充斥着,无法平静。直到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都觉得,我可能就要抱着这种思念度过余生了。

    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矛盾,明明一个多月前还信誓旦旦地自我暗示,告诉自己现在的吴亦凡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一走了之,杳无音信,现在却又开始焦躁不安。如果不是杨晓菊偶尔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地说漏嘴,常常给我透露出一些关于他的消息,我就要开始见人就高唱“Because爱是怀疑”了。没错这的确是首老掉牙的歌,对于我这种记性不好的人而言,能够记住这首歌也算是一件比较神奇又伟大的事情了。但是没办法,神曲之所以是神曲,首先旋律要足够洗脑,其次受众要广。至今我都忘不了这首歌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即使远在韩国,黄子韬和吴亦凡这两个人每天都要上演一出“你一句‘Because爱是怀疑’,我一句‘爱是’”然后忘记歌词没有了下文的宿舍烂戏……

    最后我还是决定去炒几个小菜,毕竟用一个半月的时间把某些大学生考了两三年都没考过的会计从业资格证给拿下了,还是需要犒劳一下自己的。而且,不就是一段时间见不到而已,好几年都过来了,现在才几个月,a piece of cake嘛。

 

    前几天为了参加老高和烟藕的影展去了趟香港。

    本来想着领到会计从业资格证就继续准备注册会计师的考试,闭关几个月断绝与外界(包括父母包括吴亦凡但是不包括杨晓菊)的一切联系,等考完再出来,但是这次的影展是带着“必须要去”的心情去的。首先是因为香港离广东近,坐车一两个小时就到了。其次是觉得老高和烟藕两人努力了那么久,终于在十多年后的今天把十多年前因为各种原因而黄了的那个关于“梦想”的影展给办成了,还是在他俩都那么喜欢又向往的城市里,挺不容易的,作为朋友必须要去捧捧场。

    但最重要的是,他俩提出要办这个影展的时候,刚好是我出道那年。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梦想”这一词在我生命中的具体化,早就变了又变。参加这个收集了从2012年到现在他俩所拍的关于“梦想”的照片的影展,于我而言,就像是有了一种再次参与了从2012年到现在,我自己的蜕变过程一样的意义。

    果不其然,在场的参观者除了摄影界的业内人士外,还有一群特殊的人,那就是我的粉丝。也正因此,我的出现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不过,对于粉丝来说,时间最能够带走的,无疑就是热情了。我也曾追过星,对于这种热情的消逝,也是感同身受的。很多时候,并不是不爱了,不喜欢了,只是找不回当时的稚嫩和狂热,不会再为了一个人跟很多不认识的人吵架,不会再为了一个人买去很远的地方的机票火车票,不会再为了一个人一个月吃面喝粥省下伙食费看演唱会,不会再为了一个人穿跟他很像的衣服剪跟他很像的发型,不会再为了一个人又哭又笑,在很多年后终于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只会说一句:你好,我是你的粉丝,我喜欢了你很多年了。

    正这么感慨着,我看到在某一张照片下聚集了很多我的粉丝,于是带着强烈的好奇心走过去。可越往前越觉得不对劲,我发现这不并不是一张照片,而是一套组图。第一张是一个篮球,第二张再熟悉不过了,曾经在某人的人人头像上存在了一年多的脚踩洛杉矶好莱坞星光大道的图片,第三张是闪着五颜六色的亮光的演唱会现场,第四张是这几年来接触最多的时装品牌,最后一张,是很开心地笑着的,我。

    因为是组图,所以这些图片的文案,也不像别的图片那样是一段段的,而是在每张照片下面,都印上了一个句子。

    【说起我的梦想起初是篮球

       然后是好莱坞

       遇见你们以后 变成了与你们 与你 站上同一个舞台

       再然后 是要照顾好这个好不容易诞生的品牌

       最后 以及现在 以及未来 是 要一直看到一个这样笑着的你】

    后来我走出影展的脚步简直可以用落荒而逃来形容,没有想到在将近两个多月没有任何消息之后,会以这样的形式,如此猝不及防地间接跟吴亦凡进行交流。更没有想到,我的本意是想参与自己这么多年来“梦想”在我人生中的变迁,却无意中参与了吴亦凡从懂事以来到现在的“梦想”,还在那么多人的见证下,在他的梦想里,看见了一个如此清晰的我。

 

    回去之后我缠了杨晓菊好几天,一见到她就问吴亦凡的行踪,她最后终于爆发了,直接拿一张医院的抬头纸给我写了个地址就耍我身上,留下一句“活着回来”便跑去巡病房。

    结果当我带着贱兮兮的笑容和美滋滋的心情飞到韩国,找到公司地址的时候,被秘书告知,吴亦凡乘坐昨天下午的飞机去了温哥华。

    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这个消息后我并没有感到多么难过或者失望,之前想要高唱“Because爱是怀疑”的焦躁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感和想要努力追上他的心情。

    在别人眼里,我总是用最快的速度追着梦想在跑。用两年的时间换取了别人用了七年时间才换来的出道机会,又用两年的时间换取了别人用了不知道多少年才换得来的演电影的机会,如今用一个月换取了别人用更多时间才能换来的会计从业资格证,接下来我还要用一年的时间去换取别人可能用四五年都考不到的注册会计师资格证。

    但事实上,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的秘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比起说是在追着梦想跑,更像是在追着一个人跑。而那个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成为了我唯一的梦想。

 

    在秘书的带领下,我来到了正在进行最后的装修,即将开业的实体店里。看见已经成型的内部结构,我似乎能够看见吴亦凡在这里为了很多细节亲力亲为的画面。

    离开之前我心血来潮地拍了一张自拍,po到了许久不用的微博上。

【@M鹿M:会一直这样笑着,用我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速度,去追赶一直以来我引以为傲的你。@Mr_凡先生 】

    这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成为了我唯一的梦想。我想,是时候把这个秘密告诉大家了。

 

评论
热度(1)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