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广东话

1.

阿杰觉得,眼前这个人,无论现在把广东话说得多流利,无论现在他是不是每次开会都已经能够听说交流全粤语无障碍,自己都还是没办法忘记9年前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的样子。

9年前阿杰23岁,大学刚毕业,学的专业是韩语。听说有一家公司新上任的总经理是韩国人,最近在招助理兼翻译,于是他就屁颠屁颠地跑去人家写字楼底下等,准备来个出其不意想给那位传说中的总经理一个深刻的印象。结果一个走神,就看到那位传说中长得漂亮得不像男人的总经理走出写字楼,坐着专车擦身而过了,自己连他的正脸都没看到,更不要说什么冲到人家车前面吼几句韩语给人家听了。

正当他沉浸在“我就是个傻逼”的懊恼中时,一个让他觉得更傻逼的人搭着他的肩膀把他给拽走了,一边还有说有笑的,好像自己跟他很熟一样。那个傻逼当时的确是边说边笑的,可是他嘴里重复的那句话,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显得诡异又匪夷所思了。

他说:“Don’t lookback.There are somebody chasing me.Can you pretend that you are my friend whojust work here?”于是最搞笑的来了,黄英杰当时其实都还没反应过来这个人讲的是什么,就趁着走神的一瞬间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OK”。

 

9年后的黄英杰依旧保持着走神的毛病,等他笑完的时候,坐在办公桌上的人已经看着他笑看了将近十分钟了。

“呃,不好意思啊,我没反应过来……”

“笑着成十分钟了喔,笑乜啊?”(译:笑了快十分钟了,笑什么啊?)

阿杰内心此刻万马奔腾。

你看他就是这样,我都跟他说韩语了他还是硬要跟我说广东话,我跟他说广东话他又跟我说韩语,不累啊我顶!做兄弟也不是这样的好吗?虽然是上下级的兄弟……那好啊,那我就告诉你我笑什么!

“笑你当时讲中文很像香港公车的站点播报……”

哎算罢了,我也还是不敢大大声这样跟他说话的。乖乖做好我的下级好兄弟就好……

“作乜咁惊切,有原因就广了嘛~而且我自己都觉得好搞笑噶。”(译:干嘛这么怕我啊,有原因就讲出来嘛~而且我自己也觉得很搞笑啦。)

“咁你就唔好摆出张咁恐怖嘅笑脸出来啦~吓死人噶!”(译:那你就不要摆出一张那么恐怖的笑脸啦~吓死人了!)

把阿杰吓得气急败坏狂飙广东话,坐在转椅上的人也只是笑而不语,一副很有成就感的样子,又好像整件事都与他无关。其实他还比较喜欢这种相处方式,就像以前某人跟他一样。

“那……这个月26号快到了,要买什么东西寄过去?”

阿杰知道这件事情是没得开玩笑也没得怠慢的,刚出来的广东话模式又瞬间变成韩语了。这一次郑允浩也没为难他,很中规中矩地用韩语说了一句:

“今年礼物不用买了,大礼在后面,够他用一生的。”

听到“一生”两个字的时候,黄英杰又被吓了一跳,不过也没有多想,因为郑允浩这个死水瓶座经常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他也习以为常了。

只是后来想了想,好像过完今年春节,从自己开始正式成为郑允浩的助理,就已经有十年了。

人生又有几多个十年呢。

2.

9年前的“剧情”是这么发展的。

黄英杰说了“OK”之后,郑允浩就把人一路拽到了铜锣湾躲避家里派来的眼线,在终于把人甩掉之后拉着人在一家又小又不太起眼的大排档坐下了。

男人与男人之间总是很快熟悉起来。在相同的地点环境不同的困难下相遇的两个男人更是有了一种“命中注定遇见你,啊我的难兄难弟”的惺惺相惜之感。

刚开始两人还用英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一些不痒不痛,打着隐私擦边球的事情,阿杰偶尔还会用自己的港普教教郑允浩国语,再用自己的港普嘲笑人家外国人的国语像港普……后来才发现一个是韩国人,一个学韩语,便又更生出一种相见恨晚之感。于是阿杰便毫无戒心地把自己为什么在写字楼底下等人的前因后果都描述了个遍,最后换来郑允浩一句话。

“你看,你刚才帮了我一个大忙,不如作为回报,你来韩国给我当助理,顺便教我广东话怎么样?”

于是黄英杰又说了一次“OK”。

3.

关文档。关文档。关PPT。关文档。关Excel。刷新。关机。关排插。下班。起身。左转。保持目不斜视。锁门。坐电梯下负一层。解锁。开车。

每一步都在心里提醒自己。可是就算是这样,还是没办法控制住自己已经脱缰了一个月的思绪。

今天2月26号了。

 

金在中回到家就躺在沙发上,动都不想动。

然后他趁着眼泪快掉下来了赶紧把眼泪逼回去,给自己做了一桌还算不错的晚餐。吃完饭洗好碗,金在中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从书柜最上面拿出一个大箱子,再把里面的东西一个个拿出来,数一遍,放回去,再拿出来仔细看。

跟郑允浩分开十年了。当时自己来香港的时候,也不确定是不是能够做到双方家长互相约定的“如果十年不见不联系,你们还爱着对方就同意你们在一起”,毕竟十年前自己跟郑允浩才认识三年,相恋两年,谁都不确定这个“2”能不能顶得过5倍的“10”。

但是他还是来了。因为他年轻,有信心。

就算直到上个月的26号,他都还是很有信心的,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对得不能再对的决定。因为就算是没有联系,郑允浩每年都会给他送生日礼物,而且他知道郑允浩曾经好几次偷偷来香港看他,他自己回国的时候也偷偷去郑允浩家的公司大厦楼下装路人。这所有一切都让他觉得,感情还在,十年就十年,不怕。

但是今年郑允浩没有送礼物。

金在中真心觉得不甘,只差一年而已。

就只是因为这一年,他十年的努力,努力提高专业知识扩展专业方向,努力适应自己从市场营销部长晋升为总经理的变化,努力管好一整个企业,努力学习广东话融入香港,都白费了。

在要准备睡着的时候,金在中还是哭了。他本来眼泪就少,控制力也比一般人要好,可是在这一次却在无人的夜里哭得很放肆。

他想起,在他走之前,跟郑允浩最后一次正式的见面,郑允浩还跟他说,这十年,他会为他做任何对他好的事情。想到这里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半梦半醒了,可是眼泪还是没有停,手里抱着的是装着郑允浩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的箱子。

 

第二天金在中带着金框眼睛来上班,原因是昨晚把眼睛给哭肿了必须给遮一遮。

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桌上放着一本《凤凰周刊》。等翻到一半了他才发现,封面人物就是郑允浩,配上的标题是:十年涅槃,重获新生——会说流利广东话的韩国新贵。

还没等金在中想清楚标题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一眼瞥到书本内页郑允浩专访的最后一个问题。

——您十年前在香港秘密收购过一家公司,是有什么理由吗?这家公司一直以来良好的业绩是不是为您在香港的发展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呢?

回答好像有点风马牛不相及,可是却让金在中不敢相信一般地看了又看,确认再确认。

——你说金在中?他努力的样子看起来很棒。

4.

今天3月14日。白色情人节。

香港跟中国别的地方不太一样,西方节日也过得很热闹,所以整一个岛上都洋溢着浪漫甜美的气息。

金在中也老大不小了,还是去买了一束玫瑰花放在桌上。谁叫他心情好呢。

自从看了那篇专访之后。

只是他有一个地方一直搞不明白,郑允浩既然收购了他所在的公司,为什么他家里不知道。而按照杂志上的说法,郑允浩会定期开远程电话会议来了解公司近况,可是他却从未听过他的声音。

这个时候一条短信进来了。金在中滑开屏幕,是那个背得滚瓜烂熟但忍了十年都没有点开过的号码。

“做人捏,最紧要就系开心。你肚唔肚饿啊?我翻去煮面俾你食啊。”(译:做人呢,最重要就是开心。你肚子饿不饿啊?我回去煮碗面给你吃啊。)

TVB经典台词中最经典的两句,学过广东话的人不可能不知道。

金在中一下子就笑开了,飞快回了两句。

“饭可以乱食,话唔可以乱广噶。我系想食,你点煮啊?”(译: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哒。我是想吃,你怎么煮啊?)

办公室的门突然就开了,郑允浩真的端了两碗面进来。

他把它们放好在桌子上,摆好碗筷,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在金在中面前,说:

“我已经煮好俾你啦,咁你愿唔愿意以后同我一齐生活啊?”(译:我已经煮好给你啦,那你愿不愿意以后跟我一起生活呢?)

金在中瞪大眼睛看了看他,想起了开会的时候,出现了无数次的那个声音。然后他接过小盒子,拿出戒指戴上,最后红着眼睛给了郑允浩一拳。

5.

10年前的“剧情”是这么发展的。

黄英杰说了“OK”之后,郑允浩当下让他教了自己几句广东话。随后阿杰发现,郑允浩说广东话的时候,完全会变成另一个声音。于是他告诉了郑允浩。

只见郑允浩笑了笑,说,正好可以用来骗人啊。

 

阿杰想到这里,便换了一种声音用国语对电话里的郑允浩说,自己是刚从大陆过来的代理总裁,黄英杰卷走郑允浩去度蜜月前留下的大部分资产潜逃了。

电话里一阵豪迈的笑声传来,紧接着郑允浩说,阿杰你还是讲广东话吧,你那港普能骗谁啊?还有,撒谎记得带智商,不要又说港普又说自己大陆来的,还有就算你潜逃想潜去哪里?哈哈哈哈哈。

阿杰很愤怒地挂断了电话,嘀咕了一句,这该死的广东话哦。

                                                            -End-


评论
热度(1)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