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Pre-Queen进化记之美帝之路遇贵人

01.路遇贵人

    转眼间来美国已经快半个月了。时间总是快得出乎人的想象,尤其是工作的时候。又尤其是在这个晚上八九点才开始天黑的地方。

    如今想起离家的这十多天发生的事情依旧是没有什么实感。

    一度以为我是真的来不了美国了,因为后期的进程已经拖到了DS表格上的工作时间以后(DS表上的工作时间是6月15日到9月15日,而拿到护照已经是6月19日左右了),所以直到拿到机票客票单的前一秒心里的石头都还没有放下。但是还好,19号老师通知我拿到护照,20号拿到了机票客票单,开始联系在花都的基友——西老师,21号早上我就坐上空港快线去往白云机场了。

    说是路遇贵人,其实从21号离家后开始,就一路遇到帮助我的人。

    在机场寄存好行李后,就又乘坐从机场到花都北站的空港快线去找西老师,接下来西老师陪了我整整一天。请我吃午饭,带我去北站坐车(因为要去广州东站拿护照),邀请我跟她的同事们一起唱k,还为了我第二天早上能够五点醒来赶飞机专门陪我住了一个晚上酒店。在花都待的这一天,我除了酒店和交通费用,基本上没有花一分钱。

    直到现在都让我很感动的是,我跟西老师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没有见过一次面(我妈还一直因为这件事反对我一个人去找西老师,因为她觉得这跟见网友没什么区别,而大人们对于见网友的记忆基本上就停留在“女生被假冒成女性网友的男人骗了”的类似事件上)。我们相识的契机只是因为喜爱着同一个组合的不同的人,喜爱着同一个CP,同是写手,属性相似而已。但就是因为“基友”这一层不深不浅的关系,西老师为了我能够待得安心,顶着腰痛陪我睡酒店的软床,一大早醒来送我去机场等等。一直以来似乎很多人都没有办法理解饭圈里所谓的“基友之情”,但是我身边所有关系好的基友,都是能够给我带来很多温暖和帮助的人,所以在这里对你们所有人说一声谢谢。 

 

    22号那天的行程是这样的。4点45分起床前往机场,8点半的飞机前往首都。到达首都后再乘坐飞机飞往纽约纽瓦克机场(EWR,Newark Liberty International Airport),最后由纽约转机至里士满机场(RIC,Richmond International Airport),整个路程花费超过24小时,到达里士满、拿好行李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于是我还是决定在机场附近先住一晚。

    而且经过10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我的智齿成功地发炎并肿了起来,喝水都能够感受到一阵阵火辣带着血腥味的疼。不过还好的是我向来都是忍痛达人,而且越痛越容易睡着。所以一到达机场附近的super8 inn之后,我没过多久便睡着了。 

 

    再说回途中的一些体验。

    因为从北京飞到纽约的飞机因天气原因在北京停留了将近两个小时,所以从纽瓦克机场出关后,我一个人匆匆忙忙地拖着行李箱看着指示牌,几乎是一路小跑地冲向转机楼。当时没能在机场显示航班班次的屏幕上看见飞往RIC的飞机,说实话心都凉了大半截。因为刚到美国第一天,对于全英的环境完全没办法适应,所以对于改签机票这种事情真心充满了恐惧。可幸运的是,在取行李的时候,我看到一个黑人小哥挂着工作人员的牌子,就鼓起勇气问他怎么转机。他很耐心地带着我去查看班次表,跟我解释说通往转机楼的shuttle出了故障所以我需要自己走过去,看到我因为听不懂而“pardon”了好几回还刻意放慢速度又说了一遍,最后还带着我走了一段路。(此处要跟学英语的大家提一个事情,就是以后做听力的时候请务必一定在答完题后找出听力原文仔细看一遍,看看自己有没有没听出来的部分。我就是因为做听力的时候养成的坏习惯,从来没有听全过,还侥幸地每次都能够答对,就觉得足够了。但是事实证明这是不够的,做听力最好要挺清楚全文,因为我这种坏习惯直接导致我来美国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只能通过别人说的单词来猜测意思,而没办法听完全。)

    其实在这一段路程中,虽然时间已经是纽约时间晚上八九点,但是纽约的天空仍然是处于一种太阳刚落山的状态,蓝色紫色橙色粉色红色无规则晕染了一大片,可是我却没办法也没时间拍照了,等到我终于坐在转机的登机口前,心才终于放下来——飞往里士满的飞机也延误了。而此时窗外已经变成一片黑。    

    等到将近十点,飞机终于起飞。之前也不是没有坐过夜机,但是美国国内航线的夜机真的是令我觉得……很神奇。首先机身很小,只能容纳将近五六十人,堪比空中长途客车。其次不知道是美国的城市分布还是航线问题,在一个小时的航行中,我的眼睛一次都不敢离开窗户,但是有越看越害怕(好没出息呀……),因为总是一大片光之后就是一大片黑暗,此起彼伏,光暗交错,所以总是情不自禁地想一些有的没的。还好最后还是安全到达了。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的那一刻,我发现我的牙更痛了……

    在RIC等行李的过程中,连上wifi后我就立刻跟家里人聊了起来。大家都很担心我的情况,看到那些话有一瞬间想哭。不是脆弱的想哭,不是想家的想哭,不是害怕的想哭,只是很感慨。就想着,我终于到了。

 

     随后通过在国内时成为线上好友的,即将在美国一起工作的Sue提供给我的地址,乘坐机场的士到了super8.又在睡前跟前台人很好的黑人姐姐拿了两杯热水吃药,便直接躺倒在床睡下了。即将入睡的前一点点时间,我跟家里人说,前台姐姐很好,知道我要吃药之后特意给我装了两杯热水,没有不耐烦也没有只给我冰水,还很担心地说如果有需要一定要让她知道。哦对了她还跟我说很喜欢我的碎花高帮鞋哈哈哈。让我美了好一阵子。

    于是我就在初到乍来,这个国家给我的温暖中,伴着牙痛入睡了。明天发生的事情,就等明天再说吧。

 

  • 时间2014-07-25
评论(4)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