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晓菊.CH10.金在中:人不管长得美丑,都是要多读书的。有些事情不管对错,都是要经历的。

    《塔木德》是我珍藏了很久的一本书,可是我今天决定把它送给一个人。

 

    似乎自从走上艺人这条路以来,最经常被问的问题就是,关于某一件事情,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

——亲子事件的时候你生父把养父母一家告上法庭,你没有追究,这样真的值    

——亚洲一巡演唱会的时候忍着脚伤上舞台最后没办法好彻底了,这样真的值得吗?

——当初选择离开公司后来经历那么多艰辛,这样真的值得吗?

    ……

    但是让我印象最深刻,被问得最多的,还是只有两个问题。

——你在身上打耳洞,纹身,打乳钉,这样真的值得吗?

——你跟郑允浩就这么不顾一切地在一起了,这样真的值得吗?

 

    所以我看到吴亦凡时隔八九年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不想再问他那些在我的记忆中被问烂的问题了。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抡他一巴掌。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甚至如果真的能让我抡下手的话,这其中夹带的情绪还有那么点好笑。因为这更像是一种,父母不想看着自己孩子重蹈覆辙的无语凝噎的情绪。

    他是在所有后辈中,最像我的那一个。用耳钉和纹身来提醒自己需要铭记的事情,在组合即将登顶的时候选择与公司解约,解约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一个人,解约后一直用大部分精力发展自己的产业。

    本来,前辈对于与自己相似的后辈,是应该给予鼓励和提携的,但我就是想抡他一巴掌。不过我想我抡之前需要用点酒把自己灌醉。就像很久很久以前,我有一次喝醉了,就开始对着镜子扇自己耳光,一边扇一边说,你凭什么就这样什么都不顾地走了,让身边相关的不相关的人都陪着你受罪。

 

    其实当初相熟的cody跟我说,看到吴亦凡和鹿晗之间的气场有点像当年的我和郑允浩时,我是有点不以为然的。不仅是因为他俩,一个刚来的时候不怎么起眼没什么交集,一个进公司的时候我已经出走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当时根本不觉得这圈子里还有谁和谁的感情能够比我和郑允浩的更浓烈了。哦,这里的浓烈指的是,浓厚又惨烈。

    了解之后才知道,原来鹿晗年少的时候居然还是我的一名小粉丝,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是染了我在《三角魔力》时期的发型(我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别的发型不染偏偏染那个……)。后来试着在网上装成伪歌迷伪CP饭去关注一些关于他俩的东西,偶尔入戏太深的时候也会想到当初的自己,然后衷心地祝愿他俩如果是真的,能够顺顺利利地走下去就再好不过了。

    只不过这世上本来就有很多事情是猜得到开头却猜不透结尾的。

    吴亦凡解约的新闻铺天盖地袭来的那一天,我还在想,到底是我醉了还是吴亦凡那小子醉了,抑或是记者醉了。事实证明是谁都没有醉,事情就这么发生了。紧接着就是娱乐圈,媒体圈甚至股市的一番腥风血雨,状况与09年我们那一次相差无几,唯有更甚。

    在此之后好几年,都一直有一个画面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每一次想起,我就会想,如果当时走的不是我而是郑允浩的话,他是不是也会这么做。

    那是距离解约事件发生几个月后的某一天,我半年以来第一次去自己开的咖啡馆,看见即使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依旧能看出明显瘦了不只一圈的吴亦凡,坐在最角落的座位,盯着对面最显眼的SM BUILDING。他持续用那个姿势坐了大概四五个小时,从下午三点太阳最猛烈的时候,一直坐到七八点华灯初上,然后他一口气把咖啡喝完,带好口罩帽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今天已经是吴亦凡来韩国之后第八次找我了。

    说实话我其实不太愿意见他,因为他每次来找我,不是问国外企业在韩国如何站稳根基如何打开市场,如何顺利转型如何正确投资,就是让我能不能做东引荐一下谁谁谁给他认识。他这一系列做法简直就跟几年前我创立了自己的集团之后,记者一窝蜂涌上来问我创业秘诀的行为没什么两样,我再也不想一遍又一遍地回答同样的问题了。况且当时很多问题都是郑允浩帮我打好底稿的。在回答记者问题这一方面,他向来都是最在行的那个。

    哦,忘了说,现在郑允浩已经是SM名符其实的最大的股东了。他就是那种说了就一定会做到的人。除了当年他说要当检察官,结果变成了一个专职跳舞唱歌顺便演演戏赚赚钱的。

    咖啡厅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不用看我也知道是谁。准时是SM的每一个队长必须具备的一项素质技能,吴亦凡每一次都是踩着五点整的那一瞬间进来的。只是我一抬头看见了跟在吴亦凡后面进来的郑允浩。

    印象中郑允浩拿到足量股份成为最大股东的那一天,脸上的笑容是跟如今的一模一样的。我想了想,估计吴亦凡是跟SM那边谈妥了。也是,当初我返老还童般地在twitter和tumblr上刷着所有带有“牛鹿”,“krislu”,“凡晗”等标签的消息时,郑允浩也是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还和我一起讨论来着。

    我看着他们两个一边笑一边商量着什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突然间觉得,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也就不过如此了。庆幸的是,纵使很多东西都变了,身边也还有个你。

 

    《塔木德》是我珍藏了很久的一本书,可是我今天决定把它送给一个人。这个人是我又爱又恨的一个后辈,他的名字叫吴亦凡。

    他最近在一边经商赚钱,一边搜罗身边各种资源,又亲自担当男主和编剧拍一部名叫《你不在,我就成了你》的电影。

    我当时买下这本书,不是因为它被以色列人称为“第二圣经”,不是因为它里面有很多财富智慧,生活窍门和成功秘诀,而是因为某次我再一本杂志上看见摘自这本书的一句话。

    这句话是这样的。

    人的眼睛由黑、白两部分所组成的,可是神为什么要让人只能透过黑的部分去看东西呢?这是人生必须透过黑暗才能看到光明。

                                                                TBC.

 

评论(19)
热度(2)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