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球杆与皮头

1.

台面上的红球滚动着,眼看着就要落入底袋,却在即将滑进去的那一刻碰了碰边缘,又弹了出来。

球台边上密切注视着红球走向的边伯贤,看着弹出后的红球滚到了母球所在的直线上,正对中袋入口。

“这个角度,这样的球的布局,以Terry的水平,完全可以单杆破百清台赢比赛了吧。”

边伯贤在心里一边计算角度一边想。

他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声,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拧开矿泉水瓶的盖子大口大口地喝起来,仿佛这样就能冲淡在刚才那一刻异常汹涌地冲上心头的寂寞和难堪。

 

今年已经是边伯贤作为韩国唯一的斯诺克选手来参加英国斯诺克锦标赛的第五个年头了。这一场比赛是至关重要的决赛,赢了的话,边伯贤就能够在此之上成功卫冕。可是现在的比分状况却不尽人意——边伯贤在这一场比赛中多次失误,虽然先拿下三局,无奈在自己越打越差的同时,Terry越打越上手,连追四局以致边伯贤落后一局。而刚才边伯贤的一记长台失误,更给了Terry很大的机会以总局数5:3翻盘。

或许观众会以为,边伯贤这场比赛发挥失常,是因为想要成功卫冕的想法所带来的压力。可是只有边伯贤自己知道,是因为,朴灿烈不在。

 

在球台的那边,Terry以一记漂亮的长台将一个黑球打进了底袋,发出了“咚”的一声响。就像此时此刻边伯贤的心。

“是啊,边伯贤你有什么资格想这些呢?明明是你自己赶走他的。就像你长时间以来一直忽略球杆上的皮头那样,你对朴灿烈的感情明明是知道的,却总是有意无意地选择忽视他。你对他说了这么重的话,他怎么可能回来呢?”

“咚”的一声。

就像此时此刻边伯贤仿佛跌入谷底的心。

2.

戴着鸭舌帽的朴灿烈坐在看台的最后一排,目不转睛地盯着下面的球台,心慢慢地揪了起来。

“伯贤这次或许真的就没法卫冕了……都怪自己的乌鸦嘴,去年这小子拿到冠军的时候美滋滋地对自己说今年一定要卫冕,我还贱兮兮地吐槽他,要不是我帮他放好了球杆估计这个冠军就没了。没想到今年同样又是皮头的问题……呵呵,也对,去年决赛前一天晚上,也是突降大雨。可是都过去一年了,这小子怎么还是那么不小心啊?!”

朴灿烈懊恼地挠了挠头,好像比赛的不是台下的边伯贤,而是自己一样。

他把头转向边伯贤所坐的位置上,眯着眼看着伯贤的脸——跟所有斯诺克选手一样,在球场上保持着优雅淡定实则面瘫的表情。只是这次,朴灿烈看出了边伯贤眼里的落寞。

喂,小子,你这样会让我误以为,我不在了你很不习惯诶~

 

朴灿烈还记得七年前自己看到在路边小桌球摊上一个人单挑一群人的边伯贤时,正是自己的瓶颈期。那时候的自己,因为多年的练习成果没有让自己变得想象中那样出类拔萃,朴灿烈开始反省,是否要这样继续坚持下去。但当他看到一脸清冷表情的边伯贤用多变的打法把周围的对手晃得一愣一愣的那一刻,朴灿烈终于找到了让自己不再坚持下去的理由——边伯贤才是真正适合斯诺克的孩子。他可以替自己完成那对自己来说遥不可及的梦想。

于是,朴灿烈开始了每天白天带着边伯贤跑遍全国,甚至全世界打比赛,夜晚给边伯贤制定日程,帮粗心的边伯贤保养球杆的生活。

开始的时候,朴灿烈想起自己以前没日没夜地待在练习房里,除了打好球什么都不用想的日子,还是会有些不甘心和惶恐。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朴灿烈的脑海里,就只剩下边伯贤——挑战一个高难度的角度成功后像小孩子一样活蹦乱跳的边伯贤,打偏了自己最擅长的长台进攻球时皱着眉头眯着眼睛像小猫一样的边伯贤,休息的时候端着盛满水的杯子两眼呆滞地坐着的连水洒出来了都不知道的傻傻的边伯贤,在自己给他按摩太阳穴缓解疲劳时安静地靠着自己胸口的边伯贤……

他朴灿烈向来是敢作敢当的人,明知道会被赶出家门,也依然鼓起勇气向父母坦白了自己对边伯贤的感情,用自己的积蓄买了一栋房子供自己和边伯贤吃住。只是,或许每一个人在面对自己特别喜欢却不知道喜不喜欢自己的人时,都会有那么一丝踌躇吧。朴灿烈三番五次地说服自己向边伯贤表明心意,却在看到边伯贤那张笑得如此灿烂,不带一点杂质的脸时,三番五次地反悔了。

毕竟是自己那么深爱着的人啊,还是不要因为自己的冲动伤害了他才是。

就这么藏着掖着,朴灿烈把心中对边伯贤的感情很好地掩饰住了,一晃就是两三年。终于在一年前边伯贤勇夺英锦赛冠军的那个晚上,朴灿烈顺着两人的兴奋劲儿,在抱起边伯贤悬空转了一圈后,面对着距离自己不到两厘米的边伯贤,告诉了他,自己喜欢他。

 

现在想来,那似乎是朴灿烈一生中,做的最后悔的一个决定了。

那天晚上的边伯贤,是朴灿烈从来没有见过的。倒不是因为边伯贤无理取闹,而是因为他平静得可怕。

依稀记得他在听完自己说了最后一个字之后便开始收拾行李,十分钟之后就离开了两人下榻的房间。

临走前边伯贤只说了一句话:“你这样的人不配做我的经纪人。”

 

“Excuse me,sir?”

    朴灿烈的思绪被清场人员的声音所打断,他揉了揉鼻子,抱歉地笑了笑。

啊,原来光是回忆就可以花这么长时间了……

他瞥了眼场地中央的大屏幕,5:3。再转头看看周围,人已经走光了,只剩下自己。

如同一年前的那一个晚上一样,只剩下自己。

 

“那小子终究还是没能卫冕啊……是因为我的乌鸦嘴,还是因为,你不习惯,我不在你身边……”

这么想着,朴灿烈深吸一口气,抑制住了想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拿出手机捋捋头发,对着手机屏幕里的自己扯了扯嘴角。

记得伯贤说过,自己要笑起来才好看的。

然后他迈着看似轻快的步伐,走出了场馆门口,撑起黑色的伞,消失在伦敦的滂沱大雨中。

3.

坐在吧台上摇着酒杯的边伯贤,看着昔日是自己好朋友的吴亦凡和张艺兴在这么多客人的注目下热情拥吻,打心底里不觉得有多意外。也难怪,当初这两人分别说要来英国定居的时候,他就看出了些端倪。自己的那两位老友,或许是早就注意到了英国那越来越被人知晓且肯定的“腐国”称号吧。

一年前的自己要是接受了朴灿烈,今天会不会也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呢?在这个充满回忆的城市,过着不算舒适,却也颇为自在,悠闲的生活。

 

朴灿烈,你怕是已经不记得了吧。你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你说如果把我比作所向披靡的球杆的话,你就是球杆上最重要的皮头,虽然不起眼而且容易被忽视,但只要默默地在我身后,做我最坚实的后盾,最有力的支持,就好。

皮头啊,我总是那么粗心,总是忽略你,不是把你磕坏了,就是把你弄得潮湿得不像话,就像今天的比赛这样。你看,没有了你我果然有很多事情还是做不来,办不好。

可是再怎么说,皮头都是嵌在球杆上的,不会跑,不会被弄丢。如今我却找不回你了,朴灿烈。

边伯贤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示意酒保给他再添一杯。

 

一旁的张艺兴看着这样的边伯贤,颇为担心,以为是不尽人意的比赛结果让自己的老友如此伤神,便走到边伯贤跟前。

“哎,我说你,别喝了行不行。不就是一个比赛嘛,也不能总是你拿第一对吧。你就让给人家新生代的小球王一次,下次拿回来不就好了嘛~”

“我没事,你照顾生意去。别在我面前瞎晃,待会吴亦凡看到了,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张艺兴看他还有闲心跟自己耍嘴皮子,也看出了边伯贤并不是因为比赛。至于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以他的性格,若是想说,就一定会说;若是不想说,拿钳子也撬不开那紧闭的嘴。于是他拍拍边伯贤的肩膀,向雅座方向走去。

朴灿烈就是这个时候来到酒吧里面的。作为店主的吴亦凡和朴灿烈是旧识,朴灿烈一个人待在伦敦这一年,虽然靠着自己之前帮家里处理生意和打比赛积累的人脉创立了一番自己的事业,可是如果不是吴亦凡出手相助,现在的朴灿烈也不可能过得这么好。

原本想跟熟客寒暄一番的张艺兴,在看到门口的朴灿烈之后热情地迎了上去。

“朴总,好久不见了!上一次来是半年前了吧~怎么样,公司还运转得顺利不?该不会是来我们这借酒消愁吧?要不要我让吴亦凡给你整几个美女过去?”

“张艺兴你是看我那么久不来帮衬你生意才跟我贫的吧。我之前那是因为忙,可我每个月都会让公司的人来你这消费,今天来是有特殊原因的。你就随便找个安静的位子给我吧。”

“朴灿烈,艺兴还不是怕你忙坏了身体才故意气你的~怎么样,最近还好么……”

    看见朴灿烈和张艺兴在门口聊得欢,吴亦凡也走了过来。正当三人聊到兴头上,吧台那边传来了不小的动静。

 

“放开我!”

“怎么了,英锦赛的前冠军就自命清高了啊?!今年还不是败给了Terry!一个懦弱的亚洲人!切,还不是得在膝下承欢!”

“你才懦弱,你才甘愿在膝下承欢!”

“不要害羞嘛……”

“你放开我!”

几乎是在听到熟悉的声音的一刹那,朴灿烈的身体就比脑子要快一步冲向边伯贤的方向,拉开围观的人群,牢牢地把边伯贤护在怀里。

刚刚还对着边伯贤叫嚣的人似乎是被朴灿烈的身高和气势给吓坏了,纷纷闪到一边,知趣地走了。

朴灿烈一下一下地安抚着怀里颤抖着的边伯贤,对着怀中人的耳朵轻轻地说,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别怕。

站在门口目睹了一切的吴亦凡和张艺兴两人看到这样的朴灿烈和边伯贤,从两人千回百转的眼神里,就猜出了朴灿烈一直以来对某段记忆的缄口不提,和边伯贤今天到酒吧里买醉的原因。只是他们在此之前从未想过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吴亦凡拉了拉还呆站着的张艺兴,走到了酒吧的里间。

想当初自己和张艺兴闹矛盾的时候,也是容不得别人的一点意见,最后自己想开的。

所以情侣之间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来解决吧。

4.

边伯贤坐在洁白的沙发上,观察着朴灿烈在伦敦的家。

还是跟以前的那个家一样,虽然有些乱,但是不缺条理。他的目光四处流连着,最后停留在细心地磨着咖啡豆的朴灿烈身上。还是那么挺拔的身姿,好看得晃了人的眼睛,只是——那不太和谐的O型腿……

“噗……”终究是没忍住,边伯贤一想到朴灿烈那特有的O型大长腿,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本绷紧了的空气被边伯贤这么一笑,终于变得松弛了些许。

比赛后喝咖啡是边伯贤跟了朴灿烈那么多年被带出来的习惯,只是朴灿烈不在的这一年,没人会像朴灿烈那样细心地给他煮咖啡,他也便不再强求,得过且过。今天看到这久违的场景,边伯贤不得不承认,他居然有些鼻酸。

朴灿烈端着咖啡坐下,两人就像以前那样拉家常。至于一年前的那个晚上,谁都没有刻意提起,就像是,很多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那样。

直到边伯贤发现了被挂在角落的那支球杆。

 

一年前边伯贤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留下,唯独留下了朴灿烈专门买给他,并且细心保养好,在去年的英锦赛上助他拿下冠军的球杆。

“那支球杆……你还留着啊……”

朴灿烈把玩着手中制作精良的咖啡杯,一直低着的头并没有因为边伯贤的声音抬起来。

“嗯,好多年不打球了所以自己的球杆都扔了,就剩你那支。这么多年了把它当儿子养,舍不得扔了。”

朴灿烈说话的时候,边伯贤一直盯着他的脸,想要看出他说这话时的表情。无奈朴灿烈一直不抬头,边伯贤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于是自顾自地走到挂着球杆的那个角落。他像是对待这世间最宝贵的珍品那般,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地把球杆从架子上取出来,拾起放在旁边的布,一遍一遍的擦拭起来。

“我那时候拒绝你的原因,是因为……我小的时候被一个男人强暴过。”

不远处的朴灿烈猛地抬起头,看到的是正在认真擦拭球杆的边伯贤的若有所思的脸。

“所以从那之后我对同性恋的人很反感,甚至憎恨。对男人也是。我一度很讨厌自己,觉得自己很无能很懦弱,连身体都是不干净的……

“可是后来桌球给了我信心,我又在迷茫的时候遇见了你,我便一直把你当成让我重生的恩人那样看待……

“但是那时候你对我说出了那样的话……我并不是真的对你一点感情都没有也不是刻意忽视你,只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开窍……”

朴灿烈看着努力组织语言的边伯贤,脑海中浮现出七年前他在路边摊遇到的那个比自己小几岁却看起来异常冷漠和沧桑的孩子,心里一阵酸楚。原来边伯贤藏着这么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一藏就是七年。相比之下,自己对边伯贤遮遮掩掩的那点小心思,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后来你不在了,彻底离开我的生活了,身边也出现了像吴亦凡张艺兴这样的同性情侣,我才真正明白过来——爱情里面,重要的从来都不是年龄、金钱,或是性别,而是,那个人是你。只要是你,就什么都可以。

“你不在的这一年里,我的生活跟没有遇见你的时候一样,自由,独立。可是,就像你说的,皮头是球杆最重要的部分,没有了皮头的球杆,就像是没有油的车,只能够停滞不前了。

“今天能够在那种情况下遇见你,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可不可以回到我身边。要是回来就好了……”

边伯贤说到最后慢慢地抽泣了起来,朴灿烈看着这样的他,控制不住心中一阵阵如刀绞般的疼,径直走过去把他紧紧抱在了怀里。

伯贤啊。

这一年来我努力变得更好更强,想要以一个更出色的面目站在你面前而努力工作的同时,从未落下你的一场比赛。所以。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

感受到怀里的人哭得更加放肆的朴灿烈淡淡地笑了。

“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你啊,小傻瓜。”

5.

又是一年英锦赛。

这一年的冠军得主是前年夺得冠军,却在去年经历了卫冕失利的边伯贤。

跟前两年一样,边伯贤给人的印象依旧是瘦瘦小小的身板,却隐藏着巨大的力量。只是细心的记者会发现,今年的边伯贤,笑容中多了一份坦然,眼神中多了一丝坚定,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一样。

 

边伯贤疾步走着,想要躲过赛后的采访,没想到还是被逮住了。

“请问边先生,您认为您这次取胜的关键是什么呢?”

既然都接受采访了,还被问了这样的问题,索性就对那个人表一次白好了。

“我啊,有一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皮头呢!”

边伯贤说完,便留下疑惑不解的记者,快步朝顶楼的方向走去。他可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那个人了。

 

坐在顶楼VIP室的朴灿烈端着杯咖啡,看着电视机上神采飞扬的边伯贤对着记者说出了那样的话,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下一秒,就听到门被大力推开的声音,一个顶着黄色泡面卷发的小东西飞速钻进自己的怀里,把自己箍得死死的。朴灿烈生怕滚烫的咖啡弄伤了怀里的人,便一边小心地把杯子放好,一边小声说道:“你这是太兴奋了还是乐极生悲啊?怎么比赛一完了就扑我怀里还把我搂得快断气了,你再这样我要告你谋杀亲夫了啊~”

边伯贤抬起已经涨红了的脸,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你,我全世界最好最好的皮头。谢谢你,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说完便又钻进了朴灿烈怀里。

看着这样生动的他,朴灿烈满足地笑了。

 

这是朴灿烈跟边伯贤一起生活的第八年。

尽管中间时有磕磕碰碰,大吵小吵,甚至经历了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分离,但是如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朴灿烈从来没有落下过一场边伯贤的比赛,边伯贤也从来没有抹去朴灿烈在自己生活中留下的痕迹。

也许就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朴灿烈之于边伯贤,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皮头那样的存在;而边伯贤之于朴灿烈,则是自己如珍宝般爱护的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球杆那样的存在。

 

抱着怀里的边伯贤,朴灿烈是这么想的。

“我们会相互扶持着走过剩下的很多很多个八年的对吧。就像球杆与皮头一样,结合起来了以后,就像加满油的车,能够努力奔跑向前了呢~”

                                                                                                       -end-

评论(2)
热度(1)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