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撞期

1.

这已经是鹿晗第十四次忘记把主婚人发的喜糖和小利是给捎上了。

“再这样下去我自己都不得不怀疑我是不是注定结不了婚了……”鹿晗苦笑。

这是鹿晗成为婚庆策划公司的一名执行督导后所策划执行的第20场婚礼。按照这边的习俗,只要是到场的人,都会拿到主婚人给的用小红喜袋装着的喜糖和金额为五至二十元不等的利是。而在这20场婚礼中,鹿晗拿走了小红喜袋6次,忘了14次。

倒也不是在意利是里的那些小钱,只是鹿晗记得妈妈曾经告诉过他,婚礼上给的红包一定要拿,不然这辈子都结不了婚。

虽然鹿晗向来不迷信,但是此刻他是真的有些惶恐。脑子里突然蹦跶出董霖笑着的那张脸,这让鹿晗更惶恐了。

“你丫的!阻止了我恋爱的能力之后又要来阻止我结婚的能力吗?!董霖你这王八蛋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死出来吓我!”

鹿晗猛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心想估计是最近做策划累得跟狗似的所以才会让这些好久没有想过的东西趁虚而入,便也没有纠结太多,赶去跟同事汇合整理物料了。

一转头,视线所触及范围内又瞥见那个高挑显眼的熟悉身影。说熟悉并不是因为鹿晗与那人是相熟的关系,只是因为迄今为止这已是鹿晗第六次在婚礼现场碰见他了,每一次他那盯着自己的眼神都会让鹿晗觉得后背发凉。

鹿晗已经想过无数种上前搭讪问明意图的场景,也早已在每一次后背发凉的时候把那人的家人问候了无数遍。可今天还是算了。鹿晗没那个心情。如今他满脑子都是“如何摆脱董霖那张阴魂不散的脸”和“我要回家睡个足足48小时的觉”的念头。

我管你是谁。

这是鹿晗在离开宴会厅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2.

“十一……呃……”

原本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文件夹的鹿晗抬起头看向眼前这个顶着一头黄毛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精彩绝伦。可眼前这人貌似不觉得鹿晗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只是笑着把一个红色的袋子塞进了鹿晗手里。

“这是你的吧?下次不要忘了哦。”

 

踏进家门的那一瞬间,正对着的电子钟上显示的内容正好变成了“4月21日,00:00.”

鹿晗深深叹了口气,走进房间里就直接躺倒在床上,丝毫不想动弹。他把手伸进口袋里,在触碰到里面的袋子后,猛然从床上弹起来,然后把袋子里的东西全数洒在床上。

6颗喜糖。1个10元钱的红包。

还有,一封信。

 

鹿晗:

    我叫吴亦凡。

    我不是你的同事或者朋友。我们之前不认识。不过你不会介意我跟你交个朋友吧?这是我的电话:XXXXXXXXXXX。

啊对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生日快乐!

还有,以后不要忘记东西了哦^_^

                                                                   吴亦凡

                                                                  4月20日

 

4月20日是鹿晗的生日,他为了工作赚钱拒绝了所有的庆祝邀请。

4月20日的那场婚礼是鹿晗成为婚庆策划公司的一名执行督导后所策划的第25场婚礼,第十一次遇见吴亦凡,第十九次忘记拿主婚人发的红袋子。

也是鹿晗第一次跟吴亦凡说话,第一次从吴亦凡手里拿回自己漏了的小红袋。

 

鹿晗已经忘了那晚是怎么入睡的了。他只记得,向来睡得很沉的自己梦见了吴亦凡。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站得远远地盯着自己,而是走进了,对着自己温柔地笑。

鹿晗自己呢?似乎也是很开心地笑着的。

3.

那天吴亦凡回家之后躺在床上想了很久。

鹿晗会不会还是把红袋子忘在宴会厅了呢?如果没有忘的话会不会装在衣服口袋里然后扔下洗衣机里直接洗了呢?就算没有洗的话会不会不想看那封信就直接扔垃圾桶了呢?要是看了信的话会不会觉得自己搭讪方式很老土呢?

就这么纠结着过了一夜,以至于吴亦凡第二天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和一个神志不清的脑袋就去上班了。快下班的时候,总监到他们部门突击检查。此时正处于灵魂出窍状态下的吴亦凡没有意识到形势的严峻和从四面八方飘过来提醒他的眼神,于是被总监的一个爆栗和一句话拉回了令他有点不堪的现实。

总监问他:这是你女朋友的名字吗?

吴亦凡看着自己电脑上满屏的“鹿晗”,顿时无语了。

你用得着这样吗吴亦凡?!又不是第一次喜欢人,怎么还是跟个少女暗恋男神的状态似的?!你是男的啊!!而且你是攻!!攻!!攻啊!!

就在吴亦凡毫不留情地膈应自己的时候,手机来电显示上的“鹿晗”二字把他吓得身子一震。

 

搭讪后第二天就收到鹿晗的回复。

这种预想原本在吴亦凡的脑海里是不存在的。所以当它真的发生的时候,吴亦凡觉得非常不真实。

“嗯……因为昨天你帮我拿回了那个红包……然后,还祝了我生日快乐,所以我决定还是得请你吃餐饭感谢一下你的!”

“……”

“哎你原来就是不怎么说话的个性吗?还是说我的脸长得太好看了,你之前来我的婚礼现场11次,都没看够啊?”

“……”

“喂你这人怎么就这么不爱说话呢!我只是为了还个人情所以才请你吃饭的。你不要有太大负担啊,也不要一直看着我让我有负担啊!”

“……好。”

 

其实要是没有一点好感的话,是不会把那个人出现的次数记得如此清晰,也不会在无聊的时候下意识地念出那个数字的吧。

当然了,更不会在拿到那人写的信的那一刻在心里出现一种异样的情绪,不会在此时此刻产生一种“正在与对面的人约会”的错觉。

或许是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被那人身上的某种气质所吸引了吧。

可是对于被上一次感情伤得太深而不敢轻易开始另一段感情的鹿晗而言,这些仅仅是可以被自己主观忽略的不重要的事实而已。

我只是为了还个人情所以才请你吃饭的。

这句话是说给吴亦凡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鹿晗也不是很清楚。

4.

眼前的画面是鹿晗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能想起的只有自己今天上午刚看完的优酷自制短剧《万万没想到》中的几句台词。

“我叫王大锤。万万没想到……”

我叫鹿大晗。万万没想到,在我前男友董霖的婚礼上,新娘居然真的是我大学时期的女闺蜜李琳,而不是什么同名同姓不同人。

我叫鹿大晗。万万没想到,这不是最狗血的剧情,在我前男友董霖的婚礼上,负责婚礼策划的是我们公司团队的死对头,吴亦凡是那个团队中的一名执行督导。

我叫鹿大晗。万万没想到,世界真奇妙。

 

在新郎新娘进行巡场祝酒的时候,鹿晗拉着董霖问了几个从他进入宴会厅开始就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她的?以前跟我一起的时候?我记得你不是跟我们同班的,我那群朋友你也不认识几个吧那你是怎么认识……”

“没有,以前跟你一起的时候不认识。跟你分手之后一个人去X市旅行,认识的。”

“X市……她没有跟你说过我是她很好的朋友?”

“没有啊~不过我也好像,没有提到过你。谁会在现任面前提前任的事情啊,况且你还是个男的,是吧兄弟!”

“可是你不是说……”

正在鹿晗还想为了什么据理力争之时,新娘李琳像发现了什么那样高兴地走了过来。

“鹿晗!好久不见!”

鹿晗的词典里没有“对朋友发火”这个短语。所以,即使是昔日的朋友,鹿晗也露出了彬彬有礼却又有些苍白无力的微笑。

“是啊,好久不见。我当年都不知道你喜欢的是他,还一个劲跟你说我跟他之间的事情。对不起啦。”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

“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啊!”

只不过是,当时我们都以为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碰见了对的人。现在倒回去看才知道,所有东西都是错的。

生活哪有那么简单,就连试卷上的判断题也不可能是全对的答案啊。你说是吧,吴亦凡。

鹿晗看着吴亦凡忙前忙后的身影,眼神里慢慢失去了焦距。

看来生活又颠覆了我以为对的选择呢。遇见你似乎也是一个错的命题啊吴亦凡。

5.

那天吴亦凡是在自己的同事和参加宴会的宾客的奇怪眼神下把喝醉的鹿晗扛走的。

其实鹿晗也没有真醉,不然也不会一言不发地跟吴亦凡一起,从宴会厅出来到现在,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的路。他只是习惯性地去逃避一些问题,所以选择用醉酒来伪装自己心里的不安。可是。

“呵,醉酒消愁这种东西……人要是真不想醉的话也没法醉是吧……我说,到头来,男人对男人的吸引力,始终还是没有女人的大啊。”

吴亦凡看着眼前的鹿晗说着这样的话,心里一紧。

“先找个地方坐坐吧我们。”

吴亦凡和鹿晗走着走着,随便找了一个绿化带就在外围的石砖上坐下了。吴亦凡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纷纷扬扬的雪花一片片地落下来,道路两旁的店铺也都到了关门的时间,街上处处是人们往家赶的身影。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个坐在绿化带上的看起来有点落魄的人。

反正也没有人注意那就说吧。不管有多奇怪也好,被他当做是开玩笑也好。

这么想着,吴亦凡像是下定了决心那般。

“鹿晗……”

“嗯?”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话想说,但是能不能让我先说几句?”

“……嗯。”

“鹿晗,我喜欢你。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回到家后,吴亦凡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早就没电了。接上电源后一开机便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喜悦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儿子啊生日快乐!”

吴亦凡瞟了一眼手表,已经是11月6日凌晨。

呵,还真是巧合啊……

他暗笑了一下,决定什么都不想先专心于耳边的电话。

“嗯谢谢妈妈。对了妈妈,你是不是在H市有几套房产?我能不能借用一下?……”

 

11月6日大清早,吴亦凡坐上了去往H市的火车。

6.

又是一个在工作中度过的生日。

好像是从三年前开始就养成了这个习惯。过生日不庆祝不休息。即使没有需要到现场的婚礼,鹿晗也宁愿在办公室里度过。

他关掉卧室的灯,闭上眼睛开始进入睡眠。只是回忆如潮水那般涌上来,让鹿晗越来越清醒。

三年前的那个生日也是这样度过的吧。工作,赚钱。要说有唯一一点不同的话,就是吴亦凡这个人,和他写的那封信了。

后来是怎么变亲近的呢?第一次出来吃饭似乎是自己叫上他的……然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出现在自己工作的婚礼现场,在自己忘东西的时候帮自己拿漏在桌子上的喜袋。自己在工作之后跟同事去聚餐的习惯也从那以后变成了只跟他一个人去。当时自己好像是调戏般的问了他很多次关于职业和感情方面的问题,他不是闭口不谈就是用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自己还笑他是神棍,说他怎么对自己这么了解一说话就能挑起自己的兴趣了。

鹿晗依旧眯着眼睛,嘴角抿了抿。

就这么过了六个多月了吧。平平淡淡,和和睦睦的。要是没有那件事的话,或许就会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连告白什么的都不需要。

可是当时的自己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特别是再一次见到董霖的时候。那时候自己还是固执地觉得以前的爱人才是自己的全部,他不应该结婚,更不应该跟自己以前的好朋友结婚。

那个坐在绿化带上自说自话的自己一定是伤了你的心吧,吴亦凡。

我们从真正认识到你走的那天,满打满算也不到七个月。可是我却可以对着你掏心掏肺毫无顾忌地说以前的事情,可以任你闯进我工作之外的生活,可以在自己伤心的时候任你待在我身边,可以因为你临走前的一句“等你”而就这么等了两年半。

以前的我,怕是有多喜欢你,就有多忽略你在我心中的重要性吧。

不过不管以前怎么样,现在的我可是真的等着你回来呢!要是吴亦凡你敢不回来的话就等着小爷去找你吧!

可是我连你现在在哪里,在干着什么,都不知道呢。

鹿晗的眼睛缓缓张开,伴随着一滴眼泪从眼角落下。

然后,家里的门铃就响了起来。

7.

后来鹿晗听吴亦凡说,当时他也不敢肯定鹿晗会不会等他,因为那天晚上鹿晗说完自己要说的话之后好像就睡着了,最后还是吴亦凡一路把他背回家的。

那晚鹿晗对着吴亦凡倒了一肚子的苦水,吴亦凡从一大堆(废)话里挑选出几个关键信息点,理清思路后就开始行动。

什么“X市本来是鹿晗和董霖一起计划好要安家落户的地方因为那里有很漂亮的海空气又好还是全国幸福指数第二的城市”啊,什么“如果吴亦凡不是在死对头的公司里工作该多好”啊,什么“不想住现在这种小房子想住别墅又想有自己的车在公司上班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啊。

吴亦凡思来想去,选择了H市,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

两年半后,在鹿晗生日那天,吴亦凡一回到B市就直奔鹿晗家,把自己的别墅钥匙,车钥匙和资产证明书全都交到了鹿晗手上。

至于鹿晗一直好奇的为什么吴亦凡每次都能出现在自己的工作现场,吴亦凡很耍帅地回了一句:我只不过是知道了你们公司的某某某跟我们公司的某某某在恋爱的事实,以不告诉老板的前提换来了一个好眼线而已。

末了还加上一句:你爱人我是不是很机智?

 

后来在鹿晗和吴亦凡为他们自己策划的婚礼上,在制作新人成长视频时,吴亦凡在视频的最后一帧,亲手打上了这样的话:

【我精心策划的那些撞期,是为了能让你的眼看到我的心。

  而偶然形成那些的巧合,又何不是证明了我们之间,一份不多也不少的缘分呢。

  忘了告诉你的是,第一次见到你,也是在我生日那一天。离我们结婚的这一天,刚好四年。】

                                                             -end-

 

评论
热度(3)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