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罂Katherine

   

晓菊.CH07

6.吴亦凡:你记不记得我以前讲过“我希望我会飞,可以飞到有粉丝的任何地方”这句话?其实后面还有一句:“也可以带你飞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把小米粥用碗盛好摆在饭桌上,再把蒸笼里的小笼包拿出来放凉,早餐就算是准备完毕了。我正想去卧室叫鹿晗起床,就看见他换好衣服梳洗完毕,容光焕发地走出来,一脸笑容地对我说:“吃完我跟你一起去公司吧。”

    我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有点不明就里又不知所措,甚至差点把碗里的粥给洒了。

    这么多天了,这货对我讲的第一句话就是带着这种满满“前方高能预警”的feeling……

              

    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我们当年的俗称“啥是爱”的预告曲——《What is love》,又还有多少人记得当年能够把第一句歌词中的“girl”活生生变成“沟”的鹿氏英文。

    不过我能肯定的是,如今的鹿晗,如果不刻意去听以前的歌,他自己都肯定不会记得当年自己念出来的那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沟”了。

    现在鹿晗讲英语的时候,都带着一股浓浓的英国腔。

 

    鹿晗在英国待过两年。

    其实也不算是整整的两年,只不过是从前年开始,每年的八月份到第二年的五月份,他都会像个小粉丝追行程那样,追着曼联的球赛满英国的跑。这期间断断续续的,往往是出国一周回来两天,把只剩我一个人的家闹出点人气来之后,又买机票飞走了。

    从上个月开始,鹿晗就一直吵着我说要跟我一起去一趟英国,原因是好不容易曼联今年有望再次拿到英超冠军,这样的话就是时隔那么多年又一次三连冠了,他作为二十多年的球迷必须要见证这历史性的时刻。

    

    记忆中,鹿晗在很久以前也对我讲过类似的话。我之所以会还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那年我们组合刚好发了《咆哮》这首充满纪念意义的歌,还因为那年曼联前主教练弗格森退休,新主帅莫耶斯执教后,曼联便开始了漫漫“无冠之路”。

    还记得那年鹿晗是这样跟我说的:“等我有空了,你也有空了,你就跟着我一起去英国玩一年,这样我就可以看我的红魔,为我红魔重回巅峰加油打气!你也可以趁机了解一下人家欧洲的fashion,为你以后的时尚事业打下良好的基础!”那时候的我,在除了电视的亮光就是一片黑暗的宿舍客厅里,做贼似地、轻轻地揽过他的腰,把他的头贴在靠近我心脏的胸口处,顺便顺了顺他那因为曼联比赛失利而炸起来的毛,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好”。

    所以在鹿晗大声质问我,为什么在公司稳定发展蒸蒸日上的条件下,还不肯为了他请一年的假,抓住这难得的机会陪他走一趟的时候,当年的场景一下子跳了出来,充满了真实性。我差点就要走到他身边去,重复当年的动作和话语了,可理智还是硬生生逼着我停在原地。

    现在不行。

    而且纵使我其实打心底里渴望着陪他一起去,去感受一下他内心深处的热血,纵使我不陪他去是因为正当的理由,我也只能站在原地,任凭他对着我发火,任凭他接下来几天都不跟我说一句话。

    那个不能陪他去的理由,暂时不能让他知道。

 

    其实鹿晗说要去我公司的的时候我就没什么好的预感。果不其然,熊孩子到了我办公室之后,还没把椅子坐热,就跑到我办公桌来看着我电脑里满屏的数据对我问这问那,没过一阵子又觉得兴趣缺缺,跑回椅子上看报纸,时不时还抓起茶几上散落的文件,边看还边点头。不过我知道他肯定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因为在这期间他找我说话的频率,让我想起了很多年以前经常在宿舍上演的,他跟张艺兴两个人的双口相声。哦不,简直比那更甚,如果忽略掉我明显因为工作分心而变得短小精悍的回应的话,这根本就可以算作是某人的单口相声专场了。

    看他捱得辛苦我也不强求那么多了。好歹人家肯赏脸来逛一逛这公司,还把之前我不陪他去看比赛那事就这么一笔勾销了,我当然得知足。所以还不到下班时间,我就带着他离开了这个让他百般煎熬的地方。这么一来似乎也正好顺了他的意——在停车场时争着要坐司机,一下车他就把我引到了一个高档餐厅里的包厢,没坐多久,许多盘经典的中国菜就接二连三地出现在饭桌上,还特意准备了一个event,给我唱了首歌。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察觉出了什么,还是杨晓菊那女人刻意跟他说了什么,才让他有了今天这般出格的举动。不过我没问,安安心心吃完这一顿晚饭便跟鹿晗一起回了家。

    回到家里他又拉着我让我陪他看视频,我琢磨着,就这么最后一晚上了,就由着他吧。于是便挨着他坐在沙发上一起看。越看才越觉得不对劲——所有的视频里都有我,无论是官方的,还是饭拍的,甚至还有饭制的牛鹿视频。

    我扭过头去看他,可他明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也不愿转过头来,眼里像是噙着泪,鼻子有点皱,胸口起伏得有点厉害,仿佛像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在克制着。我只能用手把他往我身上再靠近一点,然后转回视线,继续盯着屏幕。

    大概到十一点半左右,鹿晗就困了,靠在我肩头睡了起来。我把他抱上床,给他开了空调盖好被子。快关门的时候才听到他半梦半醒地说:“你走了之后,每次想你,我都是看这些的。”

    心在那一瞬间痛得无以言表,我很想冲过去抱住他,吻着他拥着他入睡,然后一起醒来,一起迎接弥漫进房间里的阳光。可我还是忍住了,关上卧室的门,去另一个房间拖出我的行李,打电话叫了出租车,便离开了家。

 

    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五点四十五。我把分针沿着顺时针方向拨了一圈,变成了六点四十五。

    现在是首尔时间早晨六点四十五。中国时间要晚一个小时。

    天气预报说今天首尔会是个阴天,可能还会下点零星小雨,温度18到31摄氏度。我走在首尔清晨的路上,暂时还闻不到夏天的气息,有的只是昨天夜里残留的一丝丝清冷。

    不知道鹿晗晚点醒来的时候,会不会发现我昨晚临走前塞在他枕头下的目的地为伦敦的机票。希望他不要睡过头错过了下午的飞机,不然就会错过第一场比赛了。

    啧,还是发个信息给杨晓菊,让她晚点抽空打个电话给鹿晗看看他起床没有。杨晓菊这个人肉闹钟向来都很准,这样他就不会一直赖着不起床了吧。

    我一边走一边把手伸进挎包里摸了摸里面厚厚的一叠纸质稿,然后对着远处已经升得老高的太阳笑了笑。

    很多事情,现在就要开始了。

                                                          TBC.

 

评论
热度(1)
© 简罂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